日前,亿通科技公告称,安徽顺源芯科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安徽顺源”)通过公司的股权转让成为其控股股东。安徽顺源的控制主体为华米科技,交易完成后,华米创始人兼CEO黄汪将成为亿通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业内普遍认为,华米此举或为借壳回归A股,提升股价及市值。

在美股上市三年的华米,股价和市值未有明显涨幅,且业绩也被指过度依赖小米。一位行业观察家表示,2020年三季度华米净利润降低,与小米减少出货量,自身开始涉足智能穿戴业务关系较大。华米作为“代工厂”面临着与小米自研产品的直接竞争,这将直接影响华米未来的营收状况。

同时,华米所在的智能可穿戴市场强敌环伺,内有华为小米,外有苹果三星等巨头领跑行业。“华米若想在巨头们争先涌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下赢得一席之地,要优先构建自身的技术壁垒,加强产品‘护城河’才是关键。”分析人士表示。

华米美股连年低走,欲借壳回A股

1月5日晚间,A股创业板公司亿通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王振洪将其所持亿通科技的9077万股股份,转让予安徽顺源,此次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总价款约为9.6亿元。

交易完成后,安徽顺源将成为亿通科技控股股东。天眼查显示,安徽顺源的实控人为黄汪,即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

对于此次入股亿通科技,华米科技在对外公告中提到,华米科技和江苏亿通期望在一起,利用亿通科技进入中国国内资本市场的机会,长期扩展中国市场的医疗保健生态系统。

业内普遍认为,华米此举或为借壳回归A股。

公告一经披露,引发了市场震动。华米当日美股收涨4.55%至13.33美元/股,总市值为8.26亿美元。1月6日,亿通科技股价开盘报7.9元/股获一字涨停,单日暴涨20.06%,总市值为23.91亿元。

2018年2月,华米科技登陆纽交所,为小米生态链首家在美上市企业,彼时发行价为11美元。上市近三年,华米股价一度跌至7美元,其最新股价为13.94美元/股,与发行价相比,涨幅不多。

分析人士表示,从股价可以看出,在美股市场,华米科技并不为投资者看重。反观回归A股或港股的中概股公司以及同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石头科技,都已受到资本的追捧。

“华米此次借壳上市,是利用了美股同股不同权的特殊性,以及壳公司经营能力较差、估值较低的特点,这种方法可以让审批流程缩短,企业更快回归A股。目前,A股为最具活力的市场之一,华米若能成功借壳上市,其股价及市值或能得到提高。”上述分析人士认为。

华米“去小米化”不易,仍过度依赖小米

在外界看来,华米始终承担着小米手环“代工厂”的角色,小米手环的销量决定着华米的营收能力。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小米可穿戴设备为华米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4.34亿元、19.27亿元、21.76亿元、58.12亿元,分别占到其同期总收入的92.1%、82.4%、59.7%、72.2%。

虽然华米早在2015年就尝试推出自研品牌Amazafit以摆脱对小米的依赖,然而从财报来看,华米“去小米化”的进程仍然较缓慢。

2020年10月,华米科技宣布,和小米公司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再延长三年。根据这一延长条款,在发展小米可穿戴产品方面,华米将保持现有的最优合作伙伴地位。

根据协议,双方还将在可穿戴设备的AI芯片和算法的研发方面,建立最优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此前黄汪曾表示,华米与小米的可穿戴合同不存在独家和排它协议,二者互为同等条件下的最优先的合作伙伴。

这一延长协议,再次将华米与小米绑定。“华米最初脱离小米,是为了独立发展智能硬件业务,现在重新回到小米的‘怀抱’,也是因为其独立业务仍未成气候。”业内人士表示。

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三季度华米营收22.35亿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为8110万元,同比下降60%。华米科技CFO邓成表示,净利润下降主要由于小米代工业务毛利压缩所致,及疫情导致华米自有品牌出货量减少。

一位行业观察家分析称,华米净利润降低,与小米减少华米出货量,自身开始涉足智能穿戴业务关系较大。华米作为“代工厂”面临着与小米自研产品的直接竞争,而这直接关系到华米未来的营收状况。

有分析人士指出,华米要实现与小米的深度绑定,要么双方进行并转,如股权交换,要么小米收购华米。否则,双方合作始终存在不稳定因素,这也是众多小米生态链企业集体面临的困惑。

智能可穿戴市场强敌环伺,华米布局大健康寻突围

当前,智能可穿戴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期。Gartner数据显示,预计全球2020年可穿戴设备的总销售额为690亿美元,同比增长49%;2021年、2022年的销售额将分别达到815亿美元、939亿美元。

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兰吉特·阿特瓦尔表示,随着健康措施的推出,新冠肺炎症状的自我跟踪,以及全球封锁期间消费者对个人健身和健康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为可穿戴设备市场带来了巨大机遇。

有观点指出,用户对于健康管理的需求进一步增长,作为数字健康的重要载体,以智能手表、智能手环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也将受到更多青睐。随之而来的是,各厂商之间的竞争愈加激烈。

IDC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在全球智能可穿戴设备市场,苹果以33.1%的份额位列第一,小米、华为、三星分列二至四位,前四大厂商占据了全球2/3的市场份额;在国内市场上,华为、小米以28.%、22%的市占率分获冠亚军,与苹果、步步高、索尼共列前五席。

可以看出,智能可穿戴市场强敌环伺,巨头牢牢占据各大榜单前列。在此背景下,华米开始在大健康领域发力以寻求突围。

2020年下半年,华米先后推出搭载血氧饱和度测量功能的时尚智能手表Amazfit GTR 2和Amazfit GTS 2;以及旗舰智能腕表Zepp Z与智能腕表Zepp E。华米表示,未来将致力打造无边界的专业健康管理平台,Zepp和Amazfit以两个独立品牌的模式共存发展。

一位行业观察家表示,当下华米面临的挑战依旧严峻。一方面,疫情在欧洲及北美的持续限制了华米在海外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华米虽然押中了可穿戴设备健康领域的赛道,但其入场并没有先发优势,且业务没有取得实质性领先。

“目前华米的大健康业务还在投入期,需要高额的研发费用,该业务何时能开始造血仍未可知,华米首先还是需要保持稳定的业绩。”他认为。

另一位持相似观点的分析人士指出,苹果、华为等巨头一直深耕智能穿戴电子设备,领跑行业。他们在研发生产链、技术研发、供应链渠道等方面都要优于华米,华米若是想增大销货量是难上加难。

“华米若想在巨头们争先涌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下赢得一席之地,要优先构建自身的技术壁垒,加强产品‘护城河’才是关键。”分析人士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