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3D模型不同于实物藏品 消费者购买后会得到区块链查证信息

购买虚拟手办是“交智商税”?

日,漫画IP《镇魂街》和游戏《旅行青蛙》纷纷推出虚拟手办,引发热议,甚至有网友吐槽“花钱买了个寂寞”。如果说收藏一件艺术品、把玩心爱的手办,放在家中时时欣赏能让人获得满足感,那当这些藏品变成“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虚拟形式,你还愿意出资拥有它吗?

争议

虚拟手办上线遭吐槽

有网友称“买了个寂寞”

日,支付宝APP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上线了不少手办、卡牌、画作等藏品,价格在19.9到25.9元不等。与传统意义上的实物藏品不同,这些类似3D模型的虚拟手办,既无法通过触摸体会手感,也无法当作摆件起到装饰作用。

这其中最吸引青少年群体的便是国内头部原创漫画IP《镇魂街》和游戏《旅行青蛙》。数据显示,10年间《镇魂街》在“有妖气”台累计人气超过51.71亿,收藏超过459万,并持续推出真人剧和动画片内容,首次发行的“曹焱兵”“曹玄亮”和“许褚”三个角色也成为最受关注的核心人物。趁着热度,《镇魂街》官方于2021年9月22日至23日联合蚂蚁链限量发行了3款数字手办,分别为“曹焱兵”“曹玄亮”“许褚”三个动画角色的手办模型。

虚拟手办上线后,引来不少网友吐槽,有人甚至觉得花钱买这样随意复制的产品像是在交智商税。“花钱买张电子图,为啥不直接截图呢?”“花30块天天360度转悠着看蛙儿子的建模吗?”漫画爱好者陈女士表示,自己非常喜欢看《镇魂街》,这次听说出了数字手办,就买了一个,然而产品却让她大跌眼镜。“这就是一个3D建模,只能看不能动,完全没有实体手办的把玩感,甚至有些粗糙。买完之后有些后悔,感觉自己交了智商税,买了个寂寞。”

购买者刘女士则认为,数字手办实质上与在手机游戏内购买的角色似,都是3D模型,但游戏内的角色可以进行操控,也更有玩法和乐趣。

体验

虚拟手办不能退换转售

持有180天后才可转赠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购买虚拟手办的方式相对便捷,只需在实名认证的支付宝内搜“数字手办”即可购买,《镇魂街》系列手办价格均为25.9元,每个实名账号限购1份。其中“曹焱兵”限量发行49990个,发行第三天的销售量为23000多个,“曹玄亮”“许褚”分别发行5万个,第三天的销量为数千个。

这些虚拟手办类似3D模型,只可以在手机上360度旋转以及放大和缩小地观看,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更多功用。据了解,虚拟手办是一款可在支付宝程序内显示的3D模型,该模型是蚂蚁链技术支持的数字藏品。在购买数字手办后,消费者会得到购买产品的区块链查证信息。

数字藏品指具有独创的艺术作品复制于蚂蚁链指定的存储空间,并以蚂蚁链台发行的唯一对应的虚拟凭证进行标志的数字作品。数字藏品属于个人的数字资产,是终生有效,不得进行转售,但可以转赠,符合转赠的作品,在个人资产详情页下方会有转赠按钮,需要持有作品180天后才可以转赠。但受赠方须是支付宝好友。

该产品的购买须知上显示:数字藏品为虚拟数字商品,而非实物,仅限经实名认证为年满14周岁的中国大陆用户购买。数字藏品的版权由发行方或原创者拥有,除另行取得版权拥有者书面同意外,用户不得将数字藏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商品一经售出,不支持退换。请勿对数字藏品进行炒作、场外交易、欺诈,或以任何其他非法方式进行使用。

回应

“蚂蚁链技术”解决实体手办

山寨泛滥难以追溯问题

虚拟手办是否有特殊的工艺和收藏价值?从事实体手办设计行业7年的郎先生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镇魂街》“曹焱兵”数字手办的3D模型外形粗糙,制作过程极为简单,专业人士通过3D Studio Max、MAYA、犀牛等建模软件1天即可制作出1款3D模型。

“这种手办本质上就是个3D建模,通常来说我们制作手办都是先制作3D模型,经过3D打印进行模具开发,再交给工厂进行手办的批量生产,这种数字手办只是实体手办生产的一个环节。”郎先生表示,“在我看来,这种数字藏品的价值目前并不明朗,值得商榷。”

针对网友的吐槽和质疑,《镇魂街》项目负责人在预热时曾表示,“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蚂蚁链技术支持的数字藏品保障IP数字版权唯一、真实,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延伸

目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

投资“数码艺术”需谨慎

北青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中有一个“数字艺术”拍卖区,拍品基本是全网首发的作品图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名为《每一天:前5000天》的数字艺术作品拍出了4.5亿元人民的高价。据悉,该作品将会由艺术家直接转送予买家,中标者将收到一个加密文件,其中包括5000幅图片的文件,交易将在区块链上登记,此后的所有购买和交易信息都将透明化。

巨资购买一件虚拟艺术品是否值得?拍卖界资深人士、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称:“买这种加密艺术作品可以展示给全世界的人看,这种满足感跟过去的传统艺术收藏不太一样。”

季涛还表示,“这种加密的数字艺术品保证了作品流转有序,真假很容易判断。但NFT(非同质化代)形式的纯数码艺术作品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仍需要时间去培育,投资还需谨慎。”

(文/本报记者 宋霞 实生 尹航 统筹/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