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 一季度实现营收同比下降6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30 15:12:31

4月29日凌晨四点,华谊兄弟(300027.SZ)一口气发布54条公告,除2019年度报告之外,还有一份战投阵容堪称豪华的定增预案。

这份预案显示,华谊兄弟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包括阿里影业、腾讯、豫园股份等九家公司,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凌晨发布重磅,于华谊兄弟而言,是一个不眠夜,虽有寒意,但更多的是期待黎明将近。受此消息影响,4月29日,华谊兄弟开盘不久便一字涨停,并带动整个传媒板块上涨。

而在华谊兄弟引豪华战投的背后,是一个仍在风雨飘摇的影视业。作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A股影视传媒行业陷入困顿,定增补血成为企业自救的一条捷径。

豪华战投队伍

华谊兄弟本次定增引入的战投方可谓星光熠熠,发行对象包括阿里影业、腾讯、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复星系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等九家公司。

上述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可谓真金白银的付出。

此次参与定增的“大佬”与华谊兄弟渊源颇深,在华谊兄弟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阿里、腾讯、复星系均现身。

阿里影业虽首次以华谊兄弟的战投股东身份出现,但其关联方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8.03%的股份;腾讯持有华谊兄弟7.9%的股份;复星系旗下的豫园股份持有华谊兄弟2.54%的股份。

华谊兄弟表示,本次发行完成后,与阿里影业主要在影视作品内容、电影发行业务、实景娱乐、电影项目娱乐宝和艺人经纪等领域建立合作;与腾讯在国际和国内项目、实景娱乐、影游联动、艺人经纪、短视频内容和公益事业等领域合作;与豫园股份的合作在短视频内容、实景娱乐、艺人代言、影视作品商务和影视作品创作等领域展开。

另外几家战投方也背景深厚。山东经达是济宁国家高新区直属的全资国有企业;象山大成天下是国内文化影视行业迅速崛起的一支新军;三立经控拥有丰富的文化地产开发经验与资源;名赫集团是一家以多元化经营为主体的大型企业集团。此外,信泰人寿、阳光人寿的参与也为本次定增带来了其他领域合作的想象空间。

之所以能引来如此豪华的战投阵容,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表示,多位战略合作者在充分了解华谊兄弟近两年的发展困境之后,依然坚定看好“影视+实景”新商业模式,并基于对华谊兄弟深耕影视26年来能力和成绩的认可,愿意与华谊兄弟进一步开放合作、协同发展,携手创造更大价值,这对华谊兄弟来说是值得感恩和珍惜的重要机遇。

近期,不仅是华谊兄弟,万达电影、捷成股份、当代东方等一众影视公司也纷纷发布再融资预案,目的以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为主。

“近期传媒行业定增案例变多,更多还是政策支持的结果,反映了再融资新规落地后定增市场的火爆。其实不仅是传媒行业,各行业公司均在发布相关计划。我想,不单单是因为疫情,定增计划本身也是在各家经营计划之内的。”4月29日,一位传媒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疫情下的自救

从定增资金的去向来看,影视业公司的资金困顿可见一斑。

今年一季度,华谊兄弟实现营收2.29亿元,同比下降61.4%;亏损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货币资金余额仅剩2.68亿元;而短期借款达20.75亿元。

华谊兄弟表示,受疫情影响,全国所有影院暂停营业,对公司电影和影院业务产生较大影响,虽然公司已及时调整加大剧集等线上业务,但由于电影和影院收入比重较大,半年度收入预计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同时,与收入匹配的成本、经营费用等预计也将同比下降。

“疫情的影响是巨大的,相当于整个电影行业没有收入来源,现金流基本断裂。其实从前两年开始,传媒类企业融资就很困难,定增是其为数不多的、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获取资金的途径。定增案例的增多,确实反映了整个行业困境。”一位来自上海的影视业人士对记者说。

诚然,疫情于华谊兄弟而言,不过是压在身上的又一根“稻草”。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影视业的困境就已凸显。王中军对公司“近两年发展困境”的描述实属坦诚。

同期发布的财报显示,华谊兄弟去年实现营收21.86亿元,同比下降43.8%;亏损39.60亿元,同比下降262.32%;货币资金余额仅为5.54亿元,而在2018年,华谊兄弟账上还躺着26.41亿元货币资金,2017年更是高达42.30亿元;短期借款也由2018年末的1.9亿元增加至20.87亿元。

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2019年,华谊兄弟影业主投项目几乎空白,被寄予厚望的《如果芸知道》反响平平,指望翻身的《八佰》未能上映,《小小的愿望》命途多舛,被认为是华谊兄弟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而来到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指望电影翻身的希望似乎变得更为渺茫。

“从现在的情况看,电影院的复工可能是最后一批,即使电影院可以正常营业,电影会不会定档也是一个问题。”前述影视业人士说,“对华谊兄弟这种主营电影业务的公司来说,现在没有影片上映,收入是很紧张的。除非有一些做网络大电影的,可以出售给视频平台回笼资金,或者有电视剧业务的还相对好一点。”

“电影行业可能从下半年开始才会缓慢复苏,现在要做的就是撑下去。”他说。

标签:华谊兄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