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治亚首度被牵扯 瑞幸咖啡换帅重组管理层后能否重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20-05-14 14:59:20

停牌沉寂了一个多月后,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瑞幸咖啡最新公告显示,瑞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终止了CEO钱治亚和业绩造假的COO刘剑的职务,并对现有瑞幸管理团队进行了重组,任命了两位非神州系的董事,试图让公司“重回正常轨道”。

然而,在业内看来,更换管理层这一举动或是不得已而为之,瑞幸前路依然未卜。

瑞幸咖啡自4月2日公布业绩造假之后,股价较前一日收盘价26.2美元暴跌75.57%,此后2个交易日又下跌了15.94%和18.4%,以4.39美元的价格停牌至今。

5月11日,瑞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公司机构大股东CRGI(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清仓了瑞幸所有股份,今年2月10日CRGI对瑞幸的持股占瑞幸咖啡总股本的9.2%。这对市场而言又是一个信号。

钱治亚首度被牵扯

瑞幸咖啡最新公告显示,被免职的除了钱治亚和刘剑外,还有将另外6名参与或知悉捏造交易的员工停职或休假,这也是首次牵扯到钱治亚。

在此前的公告中,是指刘剑以及部分下属合伙虚构了某些交易,导致二季度到四季度虚拟了22亿元人民币的总销售金额。

在造假事件暴露后,市场对于刘剑“一手遮天”进行业绩造假的说法并不买账。在《瑞幸闪电战》一书中,刘剑在介绍自己的职责时曾表示,所有部门运行的指标,包括效率指标、财务指标都与其相关,但至于具体怎么做,各个副总裁自己说了算。因此外界认为,从动机到能力再到责权,如此系统性的IPO之后高比例业绩造假,并非是刘剑一个COO和几名下属就可以完成的。

但当天公告中并未提及钱治亚是否参与了业绩造假一事,只是称内部调查期间,提请董事会注意有关证据,在考虑了这些信息后,董事会终止了钱治亚CEO和刘剑COO的职务。

钱治亚一直是瑞幸咖啡管理团队的核心人物,在团队分工上,董事长陆正耀被认为负责找钱,而钱治亚则负责实际业务的控盘。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一公告并不能确定钱治亚是否参与了业绩造假,目前来看,不排除是因为管理责任的因素。

“也许是为了进一步推进调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表示,目前在瑞幸正在接受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时,董事会将作为内部对接人以及代表股东的立场,而钱治亚和刘剑都有参与违规行为的嫌疑,因此需要离开现职,以便继续推进调查。

神州系CEO+非神州系董事

在解除钱治亚职务的同时,瑞幸董事会也对公司的管理层进行了调整,任命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郭谨一担任代理首席执行官,并进一步任命两名非神州系高管曹文宝和吴刚担任董事。

郭谨一和钱治亚一样,是出身神州系的嫡系部队,曾任神州优车董事长助理。作为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郭谨一主要负责供应链和产品部分,在此前的瑞幸咖啡的多次发布会上,郭谨一与钱治亚也是抛头露面的常客,特别是在2018年5月瑞幸咖啡起诉星巴克的事件中,郭谨一也是主要出面的瑞幸创始人之一。

而另外两位新董事,曹文宝出身于麦当劳,曾在麦当劳中国有超过23年的工作经验,从2018年6月开始担任瑞幸咖啡的高级副总裁,负责门店运营和客户服务。而吴刚此前在多家航空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务。

神州系CEO加非神州系董事的组合,似乎透露出瑞幸维稳的意图。郭谨一熟悉瑞幸咖啡的产品和供应链,另外两位新董事则没有神州系的背景,且有丰富的连锁和管理经验,也兼具透明度。也许正如公告的内容所提到的,瑞幸“将继续配合内部调查,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着力发展业务”。

在12日深夜,瑞幸咖啡向员工发布的内部信中,也提及新一届管理层将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尽快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重塑公司价值文化,强化内控确保合法合规,保持经营稳定,希望可以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

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在全国拥有4507家直营门店,还有数量未知的小鹿茶加盟店,是国内最大的连锁咖啡企业。

在业绩造假事件发生之后,瑞幸咖啡并没有暂停运营,除了少部分门店保持打烊状态外,绝大部分门店还在正常运营,第一财经记者从多家瑞幸咖啡的供应商处了解到,目前原料供货并无异常。

在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看来,这也符合当下投资人的利益,毕竟如果此时瑞幸咖啡倒闭,对于投资人而言损失会更大。

瑞幸咖啡前路依然未卜

4月7日,瑞幸咖啡宣布停牌开始,目前停牌已经超过1个月,瑞幸咖啡内部的调查结果一直未能公布,而这也是各方关注的重点,调查结果可能左右着瑞幸咖啡的结局。

4月底,瑞幸曾被曝出被中国证监会入驻审计,但之后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出炉,后也被认为证监会可能只是配合美国公众公司审计协会获取审计底稿,而非“长臂管辖”。

记者注意到,目前瑞幸咖啡的停牌代码是T12,也就意味着在提供符合纳斯达克要求的更多信息之前,交易无限期暂停,而根据最新公告透露的信息,内部调查还在继续进行中。

沈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瑞幸业绩造假是自行爆出,而且造假的比例相当高,被摘牌的可能性很大。但调查过程长短还不确定,这个过程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造假的规模和复杂度;另一个是主导调查的机构是想到此为止还是借题发挥。

瑞幸咖啡业绩造假也引发了国内外的集体诉讼,但在王营律师看来,目前瑞幸仍处于调查期,美国证监会还没有处罚瑞幸,而且未来集体的诉讼因为牵扯到域外送达,牵扯到不同国家和不同的团体、个人,可能会花费更长的时间,也许需要2~3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造假事件之后,瑞幸门店曾经历了一轮挤兑式消费,但目前随着咖啡券的消耗和瑞幸主动减少了优惠力度,各瑞幸门店的生意又恢复了平淡。而近期,瑞幸咖啡虽然还在推出新品,但招牌式的代言人汤唯和张震却从瑞幸的官方宣传画面中“消失”了,而瑞幸咖啡官方对此一直保持缄默。

瑞幸咖啡前路如何,恐怕只能等到初步调查报告出炉才云开月明。

标签:瑞幸咖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