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机市场则传来利好 中期注塑机增量需求可达3600台

来源:时代周报 2020-05-26 14:14:59

二级市场的反应更为直观,5月21日开盘,A股头盔概念股全线下跌。从个股来看,5月18日、19日、20日三日,国立科技连续涨停,但到了5月22日,跌幅为5.22%。

“头盔现在不火了,就像一阵风。”5月23日,浙江义乌经营小商品的商户林华(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据他透露,从多人问询头盔生产商信息,到无人来问,不过个把月时间。

终端市场价格也正在回落。“慢慢买”显示,5月24日,野马牌的电动车头盔在其天猫旗舰店售价为158元,但一周前,价格是258元。

二级市场的反应更为直观,5月21日开盘,A股头盔概念股全线下跌。从个股来看,5月18日、19日、20日三日,国立科技(300716.SZ)连续涨停,但到了5月22日,跌幅为5.22%。

“我们对股价的波动也莫名其妙,我们并不生产头盔,只生产原材料。”5月22日,国立科技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市场短期波动的背后,是此前鲜为人知的头盔产业。潮起潮落,头盔产业或迎来全新蜕变。

价格一天一变

头盔市场的迅速升温,与国家公安部发文有关。4月21日,国家公安部官网下发通知,自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部署“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

头盔热由此开启。

“4月底左右到现在,我的电话都被打爆了。”5月23日,浙江义乌一家头盔厂负责人李青(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京东大数据显示,5月以来,摩托车及电动车头盔受到消费者的广泛关注,搜索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8倍,成交额同比增幅接近400%。

尤其江苏、河南、天津、云南等地区,头盔的成交额更是达到去年同期的10倍以上。

头盔价格也水涨船高。

以上述野马牌头盔在天猫的售价为例,5月13日,原价88元的头盔调价为103元,17日,又调价至258元。

5月21日,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就终端市场近期的表现,价格的波动与头盔产能短期内的供应不足有关。

5月20日,新时代证券发布报告表示,我国电动自行车保有量超3亿,摩托车保有量为6765万。此前全国头盔渗透率极低,保守估计,头盔产销量不超过5000万/年。

此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倒爷”在工厂和终端市场中间环节内热炒也对拉高市场单价起到了一定的影响。

5月20日,一名“倒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想要订购头盔,最少2500个起订,普通款头盔单价42元。他和买家之间甚至有独特的交易方式,“我也是经手卖,现在货在汕头,你先给我交定金,然后我会给你发视频,视频内会把生产线上你的货录下来,说日期和你微信名证明这是你的货。”

据该名“倒爷”称,头盔价格一天一变,一天就能涨个两三元。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头盔火爆的场景到5月下旬有了新的走势。5月20日晚,公安部发文表示,6月1日起不戴头盔处罚仅限于摩托车、暂不罚电动车。

头盔价格因此波动明显。5月24日,野马牌的电动车头盔在其天猫旗舰店售价已回落至158元。

同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倒爷”们开始头盔大清仓,普通款头盔批发价跌至19元一个。

产业链波动

头盔价格变化的同时,对相关产业链企业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5月18日起,头盔概念股开始走强,由于头盔产业本身小而杂乱,因“头盔热”发生股价波动的上市公司一般与头盔的中上游产业链有关。

自5月18日以来,南京聚隆(300644.SZ)的股价连续三日涨停。

5月22日,该公司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并不直接生产头盔,只涉及原材料销售。

据其在5月20日发布的公告表示,公司应用于头盔的原材料产品仅有少量销售,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很小,不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南京聚隆在公告中强调,5月中旬以来,涉头盔产业链的聚丙烯熔喷料市场需求呈下滑趋势。

可见,短时间内头盔市场波动对原材料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

据新时代证券研报显示,头盔一般包括外壳、缓冲层、内衬层、护颚、系带、护目镜等,其中,外壳材料是头盔安全性的核心,ABS及PC 材料最为常用。在原材料中,目前PC价格1.30万元/吨,ABS价格1.05万元/吨,EPS价格0.7万元/吨。

时代周报记者查看现货价波动图发现,PC和ABS售价自2018年1月以来一直呈持续下降状态。

即使是在“倒爷”市场,ABS目前的上升幅度也有限。5月21日,时代周报记者询价后获得的ABS售价为1.4万元/吨。

张毅表示,上述原材料应用产业广泛且产量较大,头盔需求增长较难对其价格产生影响,原材料中,模具、塑料、钢板、玻璃等需求增长和价格变动可能较大,但采购端比较散乱,较难统计。

注塑机市场则传来利好。

5月22日,注塑机行业龙头伊之密(300415.SZ)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注塑机四五月份的销量有所上涨。“价格还是在按照市场走,不过估计也不会有大幅上涨。”

新时代证券认为,中期注塑机增量需求可达3600台。

这与井喷的头盔产业新入企业有关。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自2020年4月21日公安部部署“一盔一带”行动以来,截至5月18日,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共新增成立了3503家头盔产业相关企业,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省份。

早在“一盔一带”行动部署之前,从企业注册总量(全部企业状态)来看,近十年,我国头盔产业相关企业的增速从2012年的7.88%开始快速增长,至2017年增速登顶,高达21.09%,近两年增速略有放缓,但依旧维持在19%以上。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此前生产玩具和其他产品的注塑机亦可以用来生产头盔,注塑机需求量或许会因此受到影响。

5月23日,广东东莞某家玩具厂的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公司原先专司儿童玩具的出口业务,如今外贸业务受到影响,有将1―2条生产线转产头盔的打算。

“只要拿到模具,生产线当天就可以投产,一条生产线一天有2500个头盔的产量。”该负责人表示。

行业新机

如今,政策有所变化,但在李青看来,虽然降价不可避免,但市场红利期还能维持两到三个月。

“即便是目前的情况下,国内的头盔产量也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李青透露,国内最大的头盔生产基地皆在浙江,“一个金华一个温州,但我们的头盔生产量只能满足很小部分的市场需求,即便我们产能全部开满也要三个月才能满足全国市场。”

李青表示,即便新入场众,但整个头盔产业产能的提高也需要时间。

“在有机器情况下,一个模具现在都要20多万元,模具生产最少得30天,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出模具来。”李青说道。

在张毅看来,本次波动对整个头盔产业是进步之机。

“我们国家的头盔产业总体来说,质量并不过关。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上游各种类型的厂商给不同的中小厂商供货,导致了整体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张毅说道。

张毅认为,由于此前国人尚无佩戴头盔的习惯,导致国内头盔产业比较弱小,甚至没有诞生出知名品牌。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注册信息来看,我国近七成的头盔产业相关企业注册成立于5年之内, 20.71%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内。

新时代证券提到,中国网披露2017年我国头盔十大品牌及企业,第一名的上海和汇安全,年产销量估测在500万左右;第三名江门鹏程头盔年产销量在200万左右。由于需求较低,目前我国头盔产销量均较低。

据鹏程头盔天眼查信息显示,其生产的头盔产品在此之前全部为出口产品。

在整个天猫旗舰店,销量靠前的头盔卖家中,仅野马旗舰店为头盔品牌卖家。

“希望今后,通过强制或引导的方式,让驾驶员在驾驶时形成佩戴头盔的意识,将培养出巨大的市场,全产业链皆可因此受益。”

张毅对今后头盔产业的发展具有信心,“炒作只是暂时的,今后头盔企业间的竞争还是会回到本质上来,还是会抓安全和质量乃至设计,而后可能会有大量的市场竞争行为出现,并最终得以诞生知名的品牌。”

标签:注塑机市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