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股东大会 金融系统让利1.5万亿影响有多大?

来源:界面新闻 2020-06-24 16:10:24

金融系统全年让利1.5万亿元的政策目标会否导致银行利润增长承压?银行业应该如何应对当前挑战?银行一季度较高的利润增长是否“不合适”?

6月23日,招商银行(33.350,0.00,0.00%)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在会议现场,招行行长田惠宇等高管回应了多个银行业近期热点话题。

金融系统让利1.5万亿影响有多大

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定下推动金融系统全年让利1.5万亿元的政策目标。这样会否导致商业银行盈利承压,引发市场对2020年银行业经营的担忧。

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股东大会上强调,银行业与实体经济是荣辱与共、唇齿相依的关系。疫情爆发以后,银行业通过加大贷款投放力度、加大债券投资力度、降低各项收费等手段支持实体经济。今年银行业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一系列政策引导对银行的利润影响比较大。

资产端,在宽货币、宽信用的引导下,市场流动性相对过剩,符合政策导向的资产组织面临着资产荒的局面,导致整体资产端利率大幅度下降、银行利息收入减少。

负债端今年还是保持比较刚性的状态,银行之间的存款竞争仍然激烈,高成本的主动负债增长还是比较高。负债成本刚性、资产端收益水平降低会给银行整体利差水平带来巨大的压力。

此外,资产质量方面,风险发生、拨备计提的增加会导致银行利润承压,银行利润在今年半年报、三季报、年报都会面临增长压力。

“大家都知道现在社会对银行利润有很多的微词,但是大家不太理解,银行的定位不一样,就决定了它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盈利能力是不一样的,这种差异是必须要存在的,否则又回到当年的同质化竞争,中国的银行业还怎么混?“招行行长田惠宇回应外界对“银行利润过高”的质疑。

他也谈到对银行业发展的展望:“商业银行像农民一样,按照规律做事情,不要乱来,做到这一条,商业银行基本能成功。”他认为,中国经济目前的规律是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中低速)增长。

银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四五年前没有太大差别,仍然体现在四大方面:一经济高速增长转向中低速增长;二经济体由高利率环境转变为中低利率环境,给银行带来很大的挑战,零利率和低利率影响贷款和存款利率定价、决定银行的盈利;三是金融脱媒,比如融资脱媒,中国以前是间接融资占主导,现在越来越转为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导致银行出现资产荒;四是互联网的冲击。

田惠宇认为,换个角度看,这四大挑战也可以说是四大机会、四大动力。

招商银行的转型策略是做零售银行、轻型银行,摆脱对规模增长的依赖、对利差的依赖。不依靠频繁地在市场上发普通股来补充资本金,来支撑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长,简单地依靠规模扩张来带动营收和利润的增长,而是走轻型银行方向。

“疫情只是加剧这四大挑战,并没有改变趋势。中国走向发达经济体是大势所趋,发达经济体走向低利率、零利率也是大势所趋,我们早晚会面对这一天。”他说道。

排查延迟小微还本付息带来的风险压力

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对银行资产压力有多大?王良指出,今年受疫情的冲击,整体风险状况呈上升趋势,反映非常直接的是零售信贷业务,尤其是信用卡消费贷款。

他解释道,2月份疫情冲击下,大家都已经闭门不出,对于信用卡还款带来巨大的困难。招行信用卡中心的催收中心设在武汉,因为无法上班催收能力大幅度下降,导致信用卡风险上升得非常明显。

二季度开始,随着复工复产,整体来看风险出现了稳定,但是趋势还是有上升的压力,上升比较明显的还是在零售信贷和信用卡。

对公贷款还是保持稳定,原因是对公贷款的风险暴露有一定的滞后性,特别是受疫情冲击非常明显的行业,比如说交通运输、文化娱乐、仓储物流行业,下半年公司贷款风险会呈现进一步的上升趋势。

零售方面,信用卡贷款还是属于风险的暴露期,整体情况比疫情期间更稳定,信用卡的消费额和交易额恢复到正常水平。信用卡交易额的上升、信用卡催收力量不断加强、信用卡还款趋于正常,都是趋于向好的趋势。住房按揭贷款和小微贷款的风险也是略有上升,但基本上保持稳定的水平。

“疫情对资产质量最大、最直接的反映是信用卡,信用卡入催是在2月份、3月份达到高峰,4月份环比下降,信用卡计入不良至少需要90天,意味着5月份是信用卡不良水平的高峰。” 田惠宇说道。

此外,对于普惠型的小微贷款,银行实施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由今年6月份,延期到明年3月31日,对银行的风险管理带来更大的压力。招行也在进行排查、分析,关心这类资产的变化会对招商银行的风险带来什么影响。

总的来说,招行得益于前几年一直坚持非常严谨的政策,计提比较充足的风险拨备,拨备覆盖率比较高,抵御风险的能力比较强。

未来三年科技方面要花钱的地方很多

田惠宇指出,这两年招商银行提出金融科技的战略,在成本投入方面,除了常规的费用以外,主要是投入在科技。去年的科技投入已经超过了93亿,招行甚至为了实施金融科技的战略,把科技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写到章程里。

他指出,金融科技的投入产出有些比较好算。比如招行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打造了大量智能服务机器人(13.830,0.00,0.00%),用于零售信贷催收的机器人成本是人工的1/10,产出是人工的9倍,节约的人力成本实际上就是提升了产能。

但有些投入短期内不太好算产出,战略投入往往是当年投入,当年不产粮食,未来某一天一定会产粮食。比如招行计划今年全行应用上云比例达到50%,明年到60%,后年到100%。类似这样数据中台和技术中台建设的投入产出,当年是看不出来的。

田惠宇说,经过这两年持续转型,全行员工基本形成了对于数字化的感觉,就像招商银行多年发展零售业务,全体员工对零售业务有非常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很难用金钱衡量的。全员对金融科技的感觉,看起来比较玄,但未来某一天一定会从量变到质变。

至于投资者关心的成本收入比,不应该单纯看成本收入比的指标,一定要考虑利润的增速、营收的增速以及资本的内生能力、资本充足率等指标,要统一起来看。

他强调,未来招行会加大科技投入,练内功是需要投入的,包括招聘高素质的人才。未来三年,在科技方面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如果没有建设数字中台,大数据可能就是吹牛。打造应用上云项目需要部署大量的服务器,这些都是要投入真金白银。

“至于投入多少,大家不用担心,管理层自有分寸,盈利状况好的时候多投入一些,盈利状况差的时候,经营比较困难的时候少投入一些。”

标签:招商银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