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只产品规模大缩水 东方红沪港深二季度获3.3亿份申购

来源:选股宝 企鹅号 2020-07-29 15:45:17

林鹏离职对东方红的影响,现在有了“量化”结果。

二季报显示,此前由他管理的4只基金中,正常申赎的3只基金在二季度合计被净赎回达34亿份。另外1只仍在封闭期的五年定开产品,目前场内价格折价率达到11%,刷新历史新高。

这都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但影响远不止于此。

数据还显示,东方红旗下偏股主动基金,二季度规模均遭遇不同程度缩水,12只正常申赎的基金期内合计被净赎回近50亿份。

而且,除东方红恒元外,在场内上市的基金中,还有多只目前折价率较高,有两只最新折价率在8%左右。

接手的基金经理在林鹏离职后是怎么操作的?“后林鹏时代”,东方红权益投资未来准备怎么做?

多只产品规模大缩水

二季报显示,东方红沪港深二季度获3.3亿份申购,但同时被赎回16.88亿份,合计净赎回达13.56亿份。该基金规模也由一季末时的56.53亿份大幅缩水至42.97亿份。

(附图:东方红沪港深二季度规模变化)

资料显示,东方红沪港深由林鹏于2016年7月挂名发行,且由他自己一直管理到今年5月中旬离职前。

另据历史数据,该基金在林鹏管理期间,规模几乎一路增加。从2016年成立时的7.7亿份到今年一季末时的56.53亿份,近四年期间增长逾6倍。

(附图:东方红沪港深历史规模变化)

实际上,这只是东方红旗下基金,近期批量出现规模缩水的“冰山一角”。

此前由林鹏管理的东方红睿丰和东方红睿华,二季度规模分别净缩水11.22亿份和9.58亿份。

据二季报数据,东方红旗下处于正常申赎状态的12只偏股主动基金,二季度几乎均遭遇了净赎回。

除上文提到的此前由林鹏管理的3只产品外,韩冬管理的东方红中国优势二季度被净赎回近6亿份,韩冬还是林鹏离职后,东方红睿丰的接手人。

此外,接手林鹏五年定开产品的王延飞,所管理的东方红产业升级二季度被净赎回近2.4亿份。

粗略合计,这12只产品二季度规模合计缩水近50亿份。

(附图:东方红偏股主动基金二季度规模变化)

转到场内“割肉”抛

对于能正常申赎的基金,投资者自然是可以从容卖出;但那些仍在封闭期,一时无法赎回的基金,持有人就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变现”了。

比如,对于同时还在场内上市的封闭基金,投资者就可以将基金份额转托管到场内卖出。

此类基金中,最为人关注的莫过于东方红恒元,该基金为全市场第一只五年封闭产品。2019年基金年报显示,基金持有人户数为20977户,其中个人投资者持有份额占比96.28%。

由于发行时总规模一共只有13.38亿份,所以一些看好东方红恒元和林鹏的投资者,在市场行情好转时甚至会通过场内“溢价”购买。比如去年年底到今年一季度,该产品场内一度溢价7%交易。

但在林鹏5月中旬离职后,不少投资者开始转向场内大举抛卖,场内交易折价率一度超过10%。截至7月20日,东方红恒元场内折价率仍有11%;也就是说,投资者另可放弃约10%的浮盈,也要卖出。

(附图:东方红恒元场内折价率历史走势)

同样的,投资者并不仅仅只卖出林鹏管理的封闭产品,东方红旗下其他封闭运作的上市基金,亦受到不小抛压。

具体来看,仍在封闭期无法申赎的东方红睿阳和东方红睿轩,截至7月20日场内折价率分别达8.43%和7.95%。

除三只已开放申赎的东方红睿丰、东方红睿满和东方红睿华,场内交易折价率较低外;其余还有几只尚在封闭期的上市基金,场内折价率也还有4%左右。

(附图:东方红旗下上市基金7月20日场内折价率)

未来的“东方红”棋要怎么下?

在短短几年内,连续离任了陈光明和林鹏后,未来东方红的投资核心是否有合适人才接棒会是一个问号。

而东方红似乎也在对外发布“变革”的信号,比如对于组合持股的分散度有更多提倡,比如打通专户和公募团队等。

但毫无疑问的是,核心投资文化的“变革”将会是一步险棋。走得好,一招活,满盘活。走的不慎,则后果难料。

具体来说,东方红睿丰是林鹏管理时间最长的基金,他在离职时将该产品交由韩冬管理。最新重仓股显示,二季度基金重仓组合基本没有变化,仅持股比例稍有增减。

(附图:东方红睿丰前十大重仓股)

韩冬在二季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在利率下行,经济受冲击的宏观背景下,资产价格的上涨更多受到分母的驱动。市场风格偏好盈利久期长、对经济敏感性不高的资产,并将这一风格演绎到极致。

“基金组合强调均衡配置,在这种极致的市场风格下略显吃亏,但相信以中长期的维度看,均值回归的规律总会生效,以价值为锚的底线思维一定有意义。

目前的市场呈现板块间估值分化极其严重的状态,这种情况难以持续,或早或晚会走向收敛,而中间的过程很难预测。

基金会秉承自下而上坚持投资于高质量资产的策略,在组合层面力求均衡,并持续关注具有时代特征的优质赛道,力求为持有人创造长期的风险调整后的高回报。”

无独有偶,林鹏管理规模最大的东方红沪港深和另一只五年封闭产品东方红恒元,二季末重仓组合变化也不大。

其中东方红沪港深二季度将立讯精密和中南建设买进重仓前十,同时将华域汽车和三一重工从重仓股里移除。

(附图:东方红沪港深前十大重仓股)

东方红恒元则是把立讯精密移出重仓前十,同时减持复星医药;对应的增持了两只港股公司腾讯控股和华润啤酒。

(附图:东方红恒元前十大重仓股)

对于调整这些重仓股的原因,东方红沪港深现任基金经理刚登峰、秦绪文,以及东方红恒元现任基金经理王延飞在季报中都未进行说明。

不过,王延飞在东方红恒元二季报中可能给出了一些线索。

王延飞表示,流动性宽松的环境,使得行业估值分化进一步演绎。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也在不断探索在组合构建中如何做到更加优化,在哪些方面需要进一步拓展能力圈。比如医药板块作为长期以来的短板,在今年这种风格下,风险被充分的暴露。怎样来补齐短板,能够使组合更加的稳健,是一直努力的方向。

标签:东方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