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今年以来,金融部门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积极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政策措施,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前7个月已为市场主体减负8700多亿元,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明显加大。《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调研了解到,作为让利主力军,包括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城、农商行在内的各类银行均已制定并落实让利计划,通过多种手段为实体经济让利、纾困。

不过,在“让利”的同时,银行不同程度地面临净息差快速下降、风险成本持续提升的压力,如何走稳“让利”“盈利”平衡木成为摆在商业银行眼前最为重要的课题。业内人士表示,“让利”重在“合理”二字,银行要持续加强风险控制和成本控制,保持自身持续稳健经营。业内人士建言,加强对银行合理让利的政策支持力度,如进一步降低资金成本、加大资本补充力度等。

银行让利实体“多管齐下”

“公司承办的大型演出纷纷延期或取消,所承包租赁的场馆也无法对外开放,承受着空前的资金困境。”在日前举行的中国人民银行营管部调研座谈会上,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感叹道,“企业能够存活下来并陆续复工,尤其要感谢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疫情期间及时发放的1000万元抗疫专项贷款。”而记者也从工行北京市分行了解到,为了进一步落实“让利”,工行北分近期在成本优惠的基础上进一步对该企业下调利率90个基点。

这只是银行业服务让利实体的一个缩影。下调利率、延期还本付息、减免费用……记者采访了解到,多管齐下为实体经济让利、纾困,全力保市场主体已经成为多家银行今年的重要目标任务。

6月中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据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1.5万亿让利可分为三块:一是利率下行实现金融市场或者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约为9300亿元;二是两项新出台的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加上前期延期还款付息对实体的让利,约为2300亿元;三是银行通过减少收费对实体的让利,约为3200亿元。

通过利率下行引导企业融资成本下降是银行让利实体的“大头”,多家银行制定了相应的让利计划,并在内部的工作执行、考核激励等机制上体现支持力度。中信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为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中信银行不仅跟随市场多次下调贷款FTP(内部转移定价),扩大分行定价权限,引导新发生贷款利率跟随LPR下行,还及时实行考核利润补贴激励,持续加大对贷款的补贴,尤其突出对普惠、制造业、民营贷款的定向支持,切实落实国家“让利”号召,履行社会责任。“与2019年12月相比,我行6月新发生对公贷款利率下降69个基点,比同期1年期LPR多降了39个基点;6月新发生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下降83个基点,比同期1年期LPR多降了53个基点。”该负责人说。

某城商行华南地区分行人士也对记者说,该行总行对分行2020年全年制造业让利规模有指标要求,现在其给制造业企业的贷款利率基本在3.5%左右。针对这个利率水平,总行会对分行的亏损予以补贴。央行提供的低成本再贷款资金也为银行让利实体提供了支持。宁夏银行普惠金融部副总经理马晓莉告诉记者,宁夏银行从人民银行取得一些低息支小再贷款资金,再将这部分资金用于支持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从3月开始,宁夏银行用人民银行支小再贷款资金投放到企业的利率水平不超过LPR+50个基点。上半年,共为550户小微企业贷款9.4亿元,后期还进一步扩大企业支持范围,把全口径的小微企业和单户授信3000万元以下的民营企业都纳入进来,又为180户企业投放了年利率不超过5.5%的贷款4.4亿元。6月末,宁夏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6.23%,较年初下降0.26个百分点。

减少收费也是银行让利实体的重要渠道。中信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围绕降低企业信贷融资成本,进一步取消部分收费项目,并对信贷各环节的经营行为进行全面排查,严禁经营单位设置不合理条件,有效降低企业融资综合成本。哈尔滨银行相关负责人也介绍称,通过该行押品风险估值系统,可为授信企业节省外部评估费用。截至6月末,为普惠小微客户评估超13万件,节约成本超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不少银行也发力线上循环贷款。“通过循环贷款方式,授信企业在授信期限内随借随还、不支用不计息,已偿还部分可循环使用,大幅提升了授信客户用款灵活性,并有效降低了客户的融资成本。”哈尔滨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利润增长承压 潜在风险隐患需警惕

金融让利实体经济是在疫情下各方共克时艰的重要举措,但也对银行自身经营带来一定影响。银保监会最新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显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0万亿元,同比下降9.4%。这在近年来比较少见。“虽然监管部门持续推动银行存款利率下行,但银行负债端利率下行幅度没有资产端下行幅度大,银行息差收入减少。另外,伴随信用风险上升,银行也需增加拨备计提,两个因素叠加,今年多数银行净利润增速会较上一年有显著下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

曾刚还说,金融机构合理让利过程中,在总体利润可能会下行的同时,不同银行之间的利润分化也会显著加剧。“不同银行负债结构不同,负债结构更加多元化、更加市场化的银行,负债成本更容易跟随金融市场利率下行而下行,而负债以存款为主的银行,则成本相对刚性。另外,不同银行面临的信用风险也不同,疫情对小微企业、服务业影响比较大,如果银行以这类客户为主,则面临的信用风险或更高。”他表示。记者调研发现,地方中小银行今年面临较大压力,不少地方银行已将今年全年的利润指标进行了下调。一位地方中小银行人士表示,“我们明显感觉负债成本没降,但信贷投放利率下降厉害,利差不到1%了,熬得很难。”

还有一些地方银行人士坦言,主动让利,减少收入,与企业共渡难关都是可以承受的,但“应延尽延”等政策,可能会掩盖和后移部分企业风险。有的企业即使有偿还能力,也可能会申请延期还本付息,出现“搭车”情况,加大了风险隐患。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延期还本付息等政策的初衷是“以时间换空间”,给暂时出现困难的中小企业喘息的机会,但这也可能会使得一些已存风险变得不那么清晰,影响银行和监管部门的判断。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要理性和动态地看待银行让利对银行利润增速的影响。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一方面,让利对银行营收和盈利造成负面影响,但今年以来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银行业规模扩张速度加快,一定程度上推动行业“以量补价”,对稳定营收起到积极作用。另一方面,银行业加大让利,降低了企业财务成本压力,增强了借款人债务可持续性,有利于稳定银行业资产质量水平,减少未来潜在损失。

杭州银行高级专家、原副行长丁锋表示,稳健经营的银行具备向实体合理让利的能力。从长远来看,如果企业不能活下去,那会对银行造成更坏影响,连本金都无法收回,利润更无从谈起。

银行平衡“促让利”与“控风险”

如何有效地安排让利,做好“促让利”和“控风险”之间的平衡是各家银行面临的共同课题。

中信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中信银行在保持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同时,持续加强风险控制和成本控制,力争保持合理的利润水平,从而在资本补充和风险资产处置等方面保留空间,为后续银行经营和发展做好储备。“如,加大负债成本控制。顺应压降结构性存款的监管要求,商业银行要从负债端成本控制入手,压降结构性存款、增加结算性存款等。同时,顺畅存贷利率的传导机制,为贷款利率进一步下降创造更好条件。”该人士说。另外,当前商业银行要做好未来不良资产大幅增长的准备,严格资产质量分类,真实反映不良,并提足拨备,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哈尔滨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合理”应是在能够保证银行自身持续稳健经营以及风险控制的情况下进行利润让渡,以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快速发展。银行在判断给予企业何种水平的贷款利率时,会从银行的资金成本、企业的风险成本及银行自身的管理成本三个方面综合考量,做到“收益覆盖成本加风险”。因此,降低贷款利率也要从这些方面入手,在保证审批效率的同时,还需坚持必要的风险评估以及审批流程。在保证各项经营指标符合监管要求、能够稳健发展的基础上,尽最大能力缓解企业融资压力。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商业银行让利既要确保让真正有需要的客户享受到让利优惠,也要坚决避免让利之后产生资金套利的问题。“有的企业本身不需要那么多资金,但是现在利率水平比较低,很多银行又争着给贷款,就可能出现过度融资。”一位国有大行北京地区支行工作人员坦言。

业内人士也建议对银行合理让利加强必要的政策支持力度。中信银行表示,在商业银行让利的过程,普遍面临核心一级资本补充难度大、资本达标压力增大等问题,对此,建议拓宽核心一级资本补充渠道,鼓励商业银行通过老股东配股和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补充资本。部分地方银行也呼吁,金融政策应更加精准,在落实相关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政策时,也应与国有银行有所区分,避免一味让利引发中小银行的系统性风险。

董希淼表示,为了进一步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进一步的降准、引导MLF利率下行以及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等仍有必要。另外,预期未来央行仍将创新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如引导银行业发放制造业贷款的直达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