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河南百川畅银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川环能”)首发上会。百川环能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计划公开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4011.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原证券。百川环能本次拟募集资金6.52亿元,分别用于新建及扩建21个垃圾填埋气综合利用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营销及服务网络扩建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百川环能曾于2016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本次上市为百川环能二次重启IPO,公司此前曾更换辅导券商。2017年5月15日,百川环能向河南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并接受长城证券辅导。辅导不足一年,百川环能便与长城证券签订终止上市辅导协议。然而一个月后,百川环能再次重启IPO,于2018年5月17日向河南证监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辅导券商变更为中原证券。

百川环能控股股东为上海百川,持有公司46.7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陈功海、李娜夫妇,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57.18%股份。本次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陈功海、李娜夫妇直接和间接控制发行人42.88%的股份,仍为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陈功海、李娜二人均持有美国永久居留权。陈功海为公司董事长,李娜为公司董事。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元、2.28亿元、3.14亿元、4.64亿元,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93亿元、2.33亿元、3.58亿元、3.45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250.87万元、5791.15万元、9241.43万元、1.21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5亿元、1.20亿元、1.76亿元、1.09亿元。

百川环能连续四年税收优惠金额占净利润比例超50%。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税收优惠合计分别为2830.36万元、4289.76万元、4787.24万元、6541.12万元,呈逐年增长趋势,占净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53.90%、74.08%、52.25%、53.70%。

此外,百川环能业务结构单一,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均来源于垃圾填埋气发电业务。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5亿元、2.25亿元、3.13亿元、4.54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占各期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分别为99.36%、98.95%、99.72%和97.78%。

百川环能客户集中度也相对较高。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交易金额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29%、98.7%、99.12%、97.7%。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的应收账款总额分别为5309.14万元、8552.92万元、9226.40万元、2.75亿元。其中,2019年,百川环能应收账款增长率为198.34%。

同时,百川环能应收账款周转率呈下滑趋势,且连续三年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2017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38次、3.65次、2.63次,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4.78次、4.71次、4.67次。

百川环能存货规模也在逐年增长,存货周转率呈下降趋势,且连续三年低于行业均值。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百川环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87.02万元、1837.13万元、2838.67万元和3498.72万元。

2017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8.44次、7.37次、7.58次,呈下降趋势,且远低于行业均值11.52次、14.00次、17.14次。

据《每日财报》报道,百川环能流动资金不足,44家子公司股权被出质。截至2019年末,百川环能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192.2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8.42%,公司货币资金再度缩水。流动资金如此紧张,与百川环能的持续扩张密不可分。截至2020年6月末,百川环能拥有子公司121家。众多的子公司,非但没有贡献现金流,反而吃掉了大量流动资金。招股书显示其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百川环能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分别为-1.47亿、-2.28亿、-1.68亿、-9956.91万。亏损背后,百川环能将旗下44家子公司的股权进行出质。

据财经网报道,百川环能借钱周转致利息支出大幅增加。2019年年末,百川环能的短期借款为3740万元,上年增加了2840万。上述短期借款均为质押借款,由百川环能以其下属分子公司股权提供质押,实际控制人陈功海、李娜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此外,百川环能2019年的长期借款主要系当期新增民生银行长期借款2000万元。根据2019年年报,百川环能当期的利息支出为307.5万元,同比增加265.55%。

据和讯网报道,百川环能资金拆入拆出或存利益输送。公司与关联方河南得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得新”)发生多次资金拆入拆出。另外,报告期内,公司与阜阳百川畅银新能源有限公司(报告期内注销的上海百川控股子公司,下称“阜阳百川”)存在资金拆借。

另外,百川环能曾因买卖合同纠纷遭冻结1200万元。2016年,百川环能曾与胜利油田胜利动力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发生买卖合同纠纷,且胜利油田胜利动力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已经申请财产保全,且法院已裁定冻结百川环能及其旗下部分子公司银行存款1200万元或查封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百川环能,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垃圾填埋气治理服务提供商拟创业板上市

百川环能主营业务为垃圾填埋气治理项目的投资、建设与运营,自设立以来,深耕于环保行业,是国内第三方提供垃圾填埋气治理的主要服务商之一。公司与垃圾填埋场合作,收集垃圾填埋后产生的填埋气,并利用其发电,产品为生物质能,是可再生能源的一种。

百川环能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计划公开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4011.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原证券。百川环能本次拟募集资金6.52亿元,其中4.24亿元用于新建及扩建21个垃圾填埋气综合利用项目、2830万元用于企业综合信息化管理系统研发及应用项目、2.0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百川环能此前曾多次更改募集资金用途及募资金额。百川环能2019年12月6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资4.61亿元,其中2.83亿元用于新建及扩建14个垃圾填埋气综合利用项目,2830万元用于企业综合信息化管理系统研发及应用项目,1.5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2020年6月29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百川环能拟募资6.71亿元,并对两个募投项目进行了更改。其中,百川环能将拿出4.43亿元用于新建及扩建22个垃圾填埋气综合利用项目,补充营运资金的金额也提升至2亿元。

而2020年9月15日最新版招股书中,百川环能又将“扩建22个垃圾填埋气综合利用项目”减少至21个,募集资金金额也相应减少。

据大河报采访长江证券分析师表示,企业改变募资金额的情况近年来并不多见,根据相关要求,募集资金数额和投资项目应当与发行人现有生产经营规模、财务状况、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等相适应。

本次上市为百川环能二次重启IPO,公司此前曾更换辅导券商。

据新三板在线报道,百川环能于2016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挂牌以来,百川环能成功募资2.15亿元,公司总市值24.06亿元。

百川环能曾于2017年5月15日向河南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并接受长城证券辅导。辅导不足一年,百川环能调整上市计划,并于2018年4月13日与长城证券签订终止上市辅导协议。终止辅导一个月后,百川环能再次重启IPO,于2018年5月17日向河南证监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辅导券商变更为中原证券。

实控人夫妇有美国永久居留权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百川环能控股股东为上海百川,持有公司46.7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陈功海、李娜夫妇。陈功海、李娜通过上海百川持有公司46.73%的股份。此外,李娜直接持有公司4.95%的股份;陈功海持有知了创业60.11%的股份,知了创业持有公司5.50%股份。陈功海与李娜系夫妻关系,两人通过上述方式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57.18%股份。

本次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陈功海、李娜夫妇直接和间接控制发行人42.88%的股份,仍为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

百川环能表示,陈功海与李娜二者对于公司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的投票表决及公司经营决策均能够产生重大影响。

陈功海,男,1969年出生,中国国籍,持有美国永久居留权,毕业于河南省潢川师范。1992年10月至1996年12月任淄博交通灯具集团陶瓷分厂厂长;1997年1月至2008年6月任淄博海德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1999年12月至2001年7月任深圳市玉庚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2007年2月至今任上海百川执行董事;2009年4月至2016年1月任百川有限董事长兼任总经理;2013年至2016年3月担任河南得新董事长;2014年至2019年11月担任上海知了执行董事;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任百川环能董事长兼总经理;2017年4月至今担任百川环能董事长。

李娜,女,1977年出生,中国国籍,持有美国永久居留权,硕士毕业于德国帕德博恩大学企业管理专业。2007年2月至2011年7月在上海百川担任CDM经理;2011年7月至2016年1月任百川有限董事;2016年1月至今担任百川环能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持有百川环能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还包括红杉资本、光控郑州、上海建新、南通东拓等10家私募基金。

2019年营收4.64亿元 归母净利润1.21亿元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元、2.28亿元、3.14亿元、4.64亿元,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93亿元、2.33亿元、3.58亿元、3.45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250.87万元、5791.15万元、9241.43万元、1.21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5亿元、1.20亿元、1.76亿元、1.09亿元。

2020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为2.53亿元,同比增长23.3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730.92万元,同比增长13.2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771.47万元,同比增长11.35%。

连续四年超五成净利润依赖税收优惠政策

招股说明书显示,为鼓励和支持环保行业及可再生能源开发行业的发展,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包括:以垃圾以及利用垃圾发酵产生的沼气为燃料生产的电力享受企业增值税100%即征即退政策;从事符合条件的环境保护、节能节水项目的所得,自项目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第一年至第三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四年至第六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对符合目录规定的资源作为主要原材料,生产符合国家或行业相关标准的产品取得的收入,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减按90%计入收入总额。

百川环能作为垃圾填埋气治理服务提供商,公司及各项目公司便享受了上述种种税收优惠,且税收优惠金额连续4年占净利润总额超50%。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税收优惠合计分别为2830.36万元、4289.76万元、4787.24万元、6541.12万元,呈逐年增长趋势,占净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53.90%、74.08%、52.25%、53.70%,连续四年超5成。

对此,百川环能在招股书中做出提示说明,报告期内各期,发行人税收优惠金额占利润总额及净利润的比重较大,如果有关优惠政策发生变化,或项目公司不再符合税收优惠条件,公司盈利水平将受到不利影响。

业务结构单一 补贴电价占营收比例超三成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5亿元、2.25亿元、3.13亿元、4.54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占各期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分别为99.36%、98.95%、99.72%和97.78%,公司主营业务突出。

百川环能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均来源于垃圾填埋气发电业务。其他业务收入主要为碳减排交易(CERs和CCER)收入、环保工程收入和零星材料的销售收入,其他业务收入占比较小,近三年占比平均约为1%。

对于业务结构单一的风险,百川环能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专注于垃圾填埋气治理业务,同时也将根据市场形势的变化和经营战略的需要进入其他相关业务领域,合理调整和完善业务结构,拓展新的盈利增长点。

另外与此同时,报告期内,百川环能电价补贴收入的金额分别为6600.36万元、8286.00万元、1.09亿元、1.56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比例分别为37.80%、36.80 %、34.79 %、34.43%。由此可见,垃圾填埋气发电项目上网电价中的补贴电价部分是公司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

客户集中度高 两电网交易金额占比超97%

值得注意的是,百川环能不仅业务结构单一,客户集中度也相对较高。

招股书显示,百川环能的营收来源于向电网企业销售电力,公司的客户主要为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在各地的分支机构。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连续四年,百川环能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交易金额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高达97%以上。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交易金额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29%、98.7%、99.12%、97.7%。

百川环能对此表示,在我国当前的电力行业体制下,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在其各自的经营区域内对电力的收购、输送和调配具有垄断性。尽管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信用较高,违约风险很低,但仍存在其未能按照国家规定和购售电协议收购项目公司生产的电力或未能及时结算电费的风险,从而给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2019年总资产12.79亿元 总负债3.66亿元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资产总计分别为7.81亿元、8.54亿元、9.84亿元、12.79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2.60亿元、2.44亿元、2.25亿元、3.92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5.20亿元、6.10亿元、7.59亿元、8.87亿元。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负债合计分别为2.45亿元、1.64亿元、1.94亿元、3.6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1.86亿元、1.38亿元、1.85亿元、2.65亿元。

2019年应收账款激增 增长率198.34%

2016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的应收账款总额分别为5309.14万元、8552.92万元、9226.40万元、2.75亿元。其中,应收补贴款分别为3701.01万元、5803.54万元、5413.63万元、1.94亿元;应收标杆电价款分别为1608.12万元、1608.12万元、3801.97万元、7525.1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百川环能应收账款增长率为198.34%,远高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44.98%。

百川环能解释称,主要原因在于:1.源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增长,2019年末应收账款总额中标杆电价款项较上期末应收标杆电价款项增长97.93%;2. 2019年12月末应收账款总额中补贴电价款项较上期末应收补贴电价款项增长258.91%,包括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报告期内,因国家尚未公布第八批补贴目录,公司2016年3月份之后并网发电的项目因未进入新的补助目录,自产生收入起一直未结算补贴款;另一方面,已经进入前七批补贴目录的项目,因补贴电价收入结算周期较标杆电价收入结算期较长,导致回款较慢。

2017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38次、3.65次、2.63次,呈下滑趋势,且低于同期行业均值4.78次、4.71次、4.67次。

2019年末存货账面价值3498.72万元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百川环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87.02万元、1837.13万元、2838.67万元和3498.72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17%、7.52%、12.60%和8.94%,存货规模随公司业务规模扩大不断增长。

报告期内各期末,百川环能原材料占存货的比重均超过90%。

2017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8.44次、7.37次、7.58次,呈下降趋势,且远低于行业均值11.52次、14.00次、17.14次。

2019年综合毛利率48.24%

2017年至2019年,百川环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76%、45.08%、48.24%;其中,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90%、44.94%、48.62%;其他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56%、96.07%、31.76%。

报告期内,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7.67%、36.45%、41.23%。

流动资金不足,44家子公司股权被出质

据《每日财报》报道,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百川环能的流动资产分别为2.60亿元、2.44亿元、2.25亿元。其中,同期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62亿元、0.60亿元、0.59亿元。

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再度缩水,截至2019年末,百川环能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192.2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8.42%。根据2019年年报,当期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较上期增加563.09%。

流动资金如此紧张,与百川环能的持续扩张密不可分。截至2020年6月末,百川环能拥有子公司121家。而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有40家处于亏损状态。

众多的子公司,非但没有贡献现金流,反而吃掉了大量流动资金。招股书显示其2016年—2019年上半年,百川环能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分别为-1.47亿、-2.28亿、-1.68亿、-9956.91万。

亏损背后,百川环能将旗下44家子公司的股权进行出质,仅2020年以来,就有8家,其中大多为2019年期间出质。反映了百川环能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的现状,也解释了时隔半年后,《上市议案》中披露的拟募资金额为何大增4成。

借钱周转致利息支出大幅增加

据财经网报道,2019年年末,百川环能的短期借款为3740万元,上年增加了2840万。2019年年末短期借款为本期新增的浙商银行短期借款2740万元、民生银行短期借款1000元,主要用于购置生产需要的机器设备和备品配件等。

上述短期借款均为质押借款,由百川环能以其下属分子公司股权提供质押,实际控制人陈功海、李娜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此外,百川环能2019年的长期借款主要系当期新增民生银行长期借款2000万元。

根据2019年年报,百川环能当期的利息支出为307.5万元,同比增加265.55%。

财经网通过翻阅往期资料了解到,百川环能自2016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以来,曾多次通过增资以及定增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偿还融资租赁款、偿还设备欠款等。同时,百川环能与关联方之间资金拆借频繁,用于补充临时资金需求。

资金拆入拆出或存利益输送?

据和讯网报道,报告期内,百川环能与关联方河南得新发生多次资金拆入拆出。据悉,河南得新成立于2013年4月1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系陈功海实际控制,其姐姐陈光珍持股90%、陈光芝持股10%,法定代表人为杨成。河南得新业务主要为:机电安装工程施工、城市道路照明工程施工、电力工程施工、公路工程施工等。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百川环能新设立的项目公司向河南得新采购设备安装工程,新建项目公司向河南得新采购安装工程服务的交易单价分别为25.51万元、25.63万元。另外,百川环能分公司百川商丘2016年向河南得新采购余热利用安装工程服务,交易价格为46.00万元。

2016年6月至8月,公司和河南得新通过银行受托支付方式发生关联方其他资金往来5000.00万元。同年,公司部分贷款审批通过后又受托支付至河南得新。

此外,2016年、2017年,公司关联方河南得新通过华中建安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为公司下属公提供安装服务,其中2016年交易金额为1076.73万元,占当年总安装服务和营业成本采购分别为45.35%、11.77%;2017年交易金额为554.52万元,占当年总安装服务和营业成本采购分别为12.45%、4.49%。

之后,华中建安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与河南得新商议,将河南得新承接的百川环能下属项目公司的建筑安装服务转移至华中建安防腐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下,2018年河南得新已不再主要供应商行列。

另外,报告期内,公司与阜阳百川也存在资金拆借。百川环能解释,因临时资金需求向阜阳百川借用49.80万元,用于日常经营;随后阜阳百川向公司拆借196.30万元,用于支付货款。2016年4月,阜阳百川另向公司临时借用3万元用于日常生产经营,随后公司从阜阳百川收回拆出资金199.3万元。

持股平台注册资本过千万,却向百川环能拆借200元资金

据财经网报道,郑州知了创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了创业”)是为激励百川环能员工专门设立的员工持股平台,目前,陈功海持有知了创业60.11%的股份,其他34名自然人合计持股39.89%。知了创业持有百川环能5.50%股份,陈功海为百川环能实控人。

工商信息显示,知了创业2014年12月成立,成立时注册资本600万元,2015年3月注册资本变更为1720万元。2015年11月陈功海先生将其对知了创业41.74%的股份转让给公司的部分职工,转让完成后职工合计出资718万元,占知了创业注册资本的41.74%,间接持有本公司股份比例为2.7394%。各股东于2015年11月13日足额缴纳注册资本。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知了创业实缴资本1709.394万元。

然而,实缴资本充足的知了创业,却被200元的资金需求难住了。招股书显示,2016年2月,知了创业因临时资金需求向百川环能借用200元,百川环能于2016年4月26日收回200元资金。

但是跟据招股书信息显示,知了创业为员工持股平台,并未实际经营业务。那么对于实缴资本充裕的知了创业为何会存在200元的这样数额较低的资金需求?该200元资金主要用于哪些方面?财经网对此提出质疑。

子公司因引起火灾遭处罚

招股书显示,2019年8月15日,百川环能子公司荣昌百川在荣昌区昌元街道七宝岩村“垃圾处理厂内”安装垃圾沼气收集导管施工过程中,施工休息时未将易发热、易产生安全事故的隐患及时排除,由于天气太热电缆线发热产生静电引起火灾,该火灾未导致重大不利后果。重庆市荣昌区城市管理局于2019年8月20日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渝荣城管罚(2019)0002号),对荣昌百川前述违反《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十六条第一款的行为处以1万元行政处罚。

《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第51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负责人未履行本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职责的,责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的,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由于荣昌百川在主管机关要求整改情况下及时整改,且火灾事故并非人为原因造成,重庆市荣昌区城市管理局在给予处罚时从轻处罚,罚款金额1万元为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的处罚金额范围内的最低处罚。

曾因买卖合同纠纷遭冻结1200万元

据招股说明书,百川环能募投项目所计划购置的主要机器设备包括沼气发电机组、垃圾填埋气预处理设备、供配电设备等。近年来,随着生物质发电行业的发展和沼气应用领域的扩展,上述设备的市场供应充足稳定,价格比较平稳。当前行业内使用的沼气发电机组市场中,进口机组与国产机组均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其中进口机组厂商主要有美国GE集团、卡特彼勒、德国曼海姆等公司,国产机组厂商主要有中国石油集团济柴动力总厂、胜利油田胜利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河南柴油机重工有限责任公司、无锡开普机械有限公司、淄博淄柴新能源有限公司等。

此前,百川环能却与国产机组厂商之一胜利油田胜利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在2016年发生买卖合同纠纷。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百川环能曾与胜利油田胜利动力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发生买卖合同纠纷,且胜利油田胜利动力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已经申请财产保全,法院已裁定冻结百川环能及其旗下部分子公司银行存款1200万元或查封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