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浙江广电总台《1818黄金眼》栏目近日报道,周先生住在杭州金隅观澜时代天筑小区,他说七月份通过金地置家的一位工作人员买了一个车位,结果发现,自己跟楼下邻居买的竟是同一个车位。

金隅观澜时代天筑小区位于杭州下沙,周先生说,他买了这里的二手房,因为小区停车紧张,一直想买个车位,七月份他去物业询问了车位的事,物业给他引荐了一位曹顾问。

“曹顾问告知我妻子说,有个车位在电梯口,比较近,报价是17万,我想价格也不是很贵,当即就决定买了”,周先生说。

曹顾问的名片显示,他是金地置家的房产经纪高级置业顾问。周先生说,金地置家跟小区的物业公司——金地物业,在同一个地方办公,7月23号,这位曹顾问通知他去物业签合同。

“我跟物业工作人员说,我过来买车位的,物业帮我引荐过去了,还给我倒了杯水,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物业是承认的嘛,然后直接就签了”,周先生告诉记者。

周先生的车位转让协议上,甲方也就是转让方是一位陈先生,丙方是曹顾问。周先生先付了3万块钱首付款给曹顾问,又把14万的尾款付给了陈先生。可等了一个多月还没有拿到车位,便去找物业。

“物业经理说,曹顾问存在职务上的问题,现在正在调查,然后我要求查车位的真实性,一查,发现业主姓名对不上,打电话给原业主,对方说她根本不认识这个陈先生,当初曹顾问卖车的时候,跟我说车位合同丢掉了,需要去补办,因为觉得有物业担保,所以也就觉得问题不大”,曹先生说。

周先生签的合同上,还盖了金地物业观澜时代天筑管理服务中心的章。周先生把这事发到了业主群里,说自己买的3杠152号车位有问题,楼下邻居郑先生看着这个车位号码有些眼熟,马上去翻自己的合同。

“发现他的车位跟我的是同一个车位,我也是找物业买的,当时物业在业主群发的出售车位,因为自己有需求,感觉价格还可以,就联系了曹顾问”,郑先生说,他跟周先生情况一样,由曹顾问介绍,跟同一位陈先生签了合同,价格同样是17万。得知情况之后,周先生报了警。

“第一次报警,也是要求协调,当时曹顾问跟我说名下有两个车位,我的意思是先抵押一个给我”,周先生说,曹顾问告诉他,车位的钱已经付了,但还没有转让,就让他跟车位的原业主直接交易。

这一次,周先生看了原业主的车位转让协议,确认无误后,跟原业主签了合同,车位号是1-117号;周先生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结果在业主群里面一位吕女士表示,自己通过曹顾问买的车位也是1-117号。

“曹顾问说这个车位是他自己的,从原房东原业主那里买过来的,买过来以后就转手卖给我,总共是交了14万8千元,直接给姓曹的这个人”,吕女士说。

记者试图联系这位曹顾问,但对方已经关机,业主们表示他们已经报了警。周先生之前说过,金地置家跟小区的物业公司——金地物业在同一个地方办公,那么作为管理小区的金地物业,对这件事情又了解多少呢?

在金地物业杭州观澜时代天筑物业管理服务中心门口,挂着金地物业和金地租售中心两块牌子,金地租售中心的牌子下写着:金地物业旗下专业房产经纪机构。

业主们说,当时这位曹顾问就在这里办公,自称是物业工作人员,但给的名片上又写着金地置家。

物业工作人员称,曹顾问是金地置家的;物业黄经理回应,“他之前是物业的,是金地置家的员工”,随后便以公司有规定,不便面对媒体为由婉拒采访,要求留下电话,到时会有专门的媒体对接人回应。

之后,金地物业的媒体对接人联系了记者,说是一位刘经理可以接受采访。刘经理表示,他负责金隅观澜时代天筑的物业工作。

“曹顾问属于中介这边的,至于车位合同上的用章,是我们物业服务中心发通知的章,这个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如果盖金地置业的章,需要按合同流程申请公章,曹顾问的章很可能是他私刻的,是个人行为,我们的用章都需要用章申请的”,刘经理说,真正的公章是圆形的,不是这种椭圆形的,而且上面也不可能印电话号码;此外,平时公章都锁在保险柜里,需要跟财务提交申请之后,才能拿出来使用。

刘经理还告诉记者,八月份他们接到业主反映车位的情况后,就对曹顾问进行了停职处理。但记者发现,在9月10号,还有业主在曹顾问介绍下签了有关车位的合同。

“九月份他还在做这项工作,那肯定是类似私刻公章;我们是书面通知他停职;但之后他还跟业主有联系,这个就是个人行为了”,至于停职消息是否及时通知了业主,刘经理表示,停职调查需要时间,没得到确凿证据之前,也不可能跟业主说这个事情,“说实话我们也是最大的一个受害者,我们也在最大程度的帮业主去挽回这个损失”。

据了解,通过这位曹顾问买车位的业主们建了一个群,里面有20个人,基本上都以14万到18万之间的价格买了车位,现在这些车位都没能成功过户。

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