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证监会核准荣昌生物境外发行H股的申请。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药厂,拟在香港主板上市,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士丹利、华泰国际、JP摩根。

没有药品商业化,成了荣昌生物运营多年的痛点。该痛点引发的最大难点,是在没有药品收入、但又要持续烧钱研发的前提下,如何寻找大量资金,来维持荣昌生物的日常开支。

招股书显示,荣昌生物长期与母公司荣昌制药存在资金往来。荣昌制药向荣昌生物发放内部贷款,荣昌生物再通过银行借款来偿还债务。

不过,该模式存在不小争议,同时也伴随荣昌生物引进战略投资者、赴港上市募资,或迎来最后的破局。

无一药品商业化

根据招股书,荣昌生物目前未有一款药品实现商业化销售,因此销售收益始终为0。2018年、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荣昌生物分别亏损2.69亿元、4.3亿元、9969万元。

无米出锅,还要不断烧柴旺火。荣昌生物在招股书中表示,其绝大部分亏损源于研发开支、行政开支、财务开支。比对招股书的各项成本,研发占了大头,2018年、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荣昌生物的研发开支分别为2.16亿元、3.52亿元、7521万元。

发展十余年,荣昌生物开发药品超过十种,其中五种药品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剩下五种还在申请临床试验。最有希望第一个被商业化,即进度最快的药品,有泰它西普(RC18)、Disitamab Vedotin(RC48),两个药品均已进入临床三期阶段。

一位上海外资药厂的人士认为,主营创新药的药厂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与选择哪条赛道有关,即选择大于努力。

以RC48为例,该药品由荣昌生物自主研发,2015年成为我国第一个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ADC药品。ADC是抗肿瘤的一个细分赛道,全球范围内,罗氏制药、阿斯利康也正在研发。今年7月,阿斯利康向日本一家药厂出售同类药品的开发、商业化权利,交易金额高达69亿美元。

不过,RC48针对病症的疗效,现有的曲妥珠单抗基本都能实现。今年9月,复星生物旗下的复宏汉霖,宣布已研发上市的曲妥珠单抗纳入上海医保。之前罗氏制药有同类药品在国内销售,2018年销售收入就达34亿元。罗氏制药的专利期过后,国内各家药厂争相挤入该赛道。

反观RC48,虽然亲和力比曲妥珠单抗更好,但全球的研发进展缓慢。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在2018年一份报告里表示,临床试验过程中,RC48的细胞株效果不错,但病人效果不如预期,特别是针对胃癌症状,研发难度较大。

对此,《投资者网》就相关药品的研发进展向荣昌生物求证,不过对方尚未置评。

运营资金全靠借贷

研发不断烧钱,至今尚未产出。能走到现在,荣昌生物自有一套。

其中的门道,就是利用大股东的平台。荣昌生物连接两头,一头是关联方荣昌制药向其输血,以内部贷款的方式提供资金;另一头,荣昌生物从银行获取贷款,用以偿还关联方的欠款。

根据招股书,2019年12月前,荣昌生物为荣昌制药的全资控股子公司。后经重组,荣昌制药的几位高管,以一致行动人方式,合计控股荣昌生物56.35%股权。

荣昌制药成立于1993年,通过中药产品现代化起家,最出名的产品为肛泰。壮大之后,荣昌制药逐渐成为一个庞大的医药集团,拥有现代中药、生物制药、CRO(研发外包)等多个板块。赴港上市的荣昌生物为生物制药板块,CRO板块最重要的企业,为烟台迈百瑞国际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百瑞”)。

招股书显示,荣昌生物大部分经营所用的资金,由荣昌制药以集团内部贷款形式向其发放,解决了荣昌生物的日常开支问题。

2018年、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荣昌生物分别从荣昌制药获得贷款3.8亿元、5.84亿元、1.35亿元。截至今年4月,荣昌生物尚欠荣昌制药4.94亿元的本息余额。

然而,自身经营缺乏造血能力,仅靠内部资金支持,也不足以维系。尚未有药品商业化的荣昌生物,还会通过银行借款,来偿还荣昌制药的内部贷款。

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底,荣昌生物通过资产抵押,累计从两家银行获得贷款1.22亿元。今年,荣昌生物继续获得银行新增贷款,截至今年3月,欠款本息余额达9000万元。

这些从银行贷款获取的资金,据招股书透露,被荣昌生物用于包括偿还欠付荣昌制药的贷款、迈百瑞的结算、其他一般营运资金。借助集团平台与银行借款,不断烧钱的荣昌生物得以维系经营。

不过,该行为也存在明显争议。招股书显示,法律顾问告知,荣昌生物的贷款转账安排未严格遵守《贷款通则》相关条例,但又提到《贷款通则》没有明确规定该行为构成严重违规事项,因此荣昌生物不会受到行政处罚。

对此,《投资者网》就关联交易是否违规向荣昌生物求证,对方尚未置评。

如何破局

在冲刺IPO的过程中,荣昌生物的资金操作,成了重大瑕疵之一。相比药品商业化,这个瑕疵的解决方案更迫在眉睫。

今年3月开始,荣昌生物中止银行贷款向关联方转账。不过,新的问题随之诞生,没有银行放贷资金转账,荣昌生物的内部欠款又该如何偿还,日常运营又该如何维系?

融资、关联交易、上市,荣昌生物三管齐下,意图破局。

今年3月,荣昌生物进行战略融资。投资者包括礼来亚洲基金、清池资本、奥博资本等,加上2019年12月重组,荣昌生物共筹集资金8.26亿元。招股书显示,荣昌生物通过私募股权融资的款项,将用于日常运营。

而与关联方的交易,也成为荣昌生物开源的渠道之一。根据招股书,荣昌生物的关联交易收入,包括向关联方租赁设施设备、原材料、场地等,但总体规模不大。2019年,扣除政府补助,荣昌生物实现收入501万元。其中迈百瑞在上海张江拥有基地的情况下,仍向荣昌生物租赁房屋,预期今年产生最高租金246.8万元。

最后一项举措是赴港上市,荣昌生物计划把募资净额的15%用于偿还荣昌制药的借款。虽然荣昌生物未披露计划募资总额,但参考本月刚在香港上市的嘉和生物募资28亿元,若荣昌生物募集资金25亿元,也将有3.75亿元返还给荣昌制药,抵消大部分借款余额。

不过,不论资金来源于哪个渠道,这种腾挪也只能是暂时的手段,何时实现药品商业化,才是荣昌的持续发展之道,同时也是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