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再次慌了。熬过了带量采购下的药品降价潮,也挺过了年初的疫情“寒冬”,经营着一家医保定点连锁药店的他最近又陷入了困境。

8月26日,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显示,医保账户中,单位缴费部分不再划入个人账户,全部计入统筹基金,职工医保里个人账户资金将缩水一半左右。

《意见稿》已经于9月6日结束征求意见。摆在张明面前的现实问题是,个人支配度相对较高的医保个人账户里的资金可能会减少,自己这家将医保报销作为“金字招牌”的药店,吸引力可能不如从前。“镇里的一些老顾客都是因为这里可以医保刷卡才来的,如果个账缩小,客流量可能会减少挺多的。”

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张盈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相比非医保定点药店,“个账改革对医保定点药店的影响更大。医保个账缩小、个账在药店使用更加严格,加上此前的多轮集采压低药价等多重因素,将对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内医保目录药品的销售带来较大影响”。

医保定点“含金量”或降低

能够进入医保定点,曾是不少单体零售药店经营者的一致期盼。

“医保对于药店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能够使用医保卡报销的店吸引的消费者也多。”10月17日,一家单体药店经营者黄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国家医保局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医保个人账户在药店支出费用为2029亿元,米内网公布的2019年实体零售药店销售规模为4057亿元,由此估算,职工医保个人账户占整个药店销售额近50%。

“如果未来医保个人账户逐渐减少,对于药店来说,医保定点资质虽仍重要,但吸引力会比现在小。”黄庭说。

医保定点资格对于零售药店的重要性仍不可小觑,但前提条件是终端市场真正实现处方外流。关于处方外流,早在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就提到,探索医疗卫生机构处方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此后,全国多省市发布类似文件,建立处方流转平台,委托第三方参与处方流转、药品物流配送等。

“医保定点资格仍会吸引零售药店,可以承接处方外流带来的购药量。”张盈华说。但就处方外流政策的落地情况,目前业内仍持谨慎态度。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处方外流只是打开了政策通道,在政策推进过程中,仍存在一定困难。“其中涉及各方利益问题,目前还没有大面积推开。”史立臣说。

聚焦本次个账改革,慢性病药品反而存在向医院门诊回流的可能性。

《意见稿》提出,建立完善普通门诊医疗费用统筹保障机制,从高血压、糖尿病等群众负担较重的门诊慢性病入手,逐步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范围。

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指出,这样做将导致原本在药店购买慢性病药品的人群,有可能因为报销因素,被更多地吸引到医院。“短期来看,在个账缩水、处方药外流缓慢的背景下,药店不应再执着于医保报销资格。”

个账资金流向何处

个账缩水带来的部分目标群体支付能力的下降,只是个账改革冲击波之一。

《意见稿》指出,医保个人账户“支付范围从职工本人扩大到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从表面看,医保个账的使用范围进一步放宽,将为医保定点药店带来可观的客流,但从历史经验看,事实或并非如此。

2017年,宁波市开始实行家庭共济网,凡是参加宁波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且历年个账有结余的参保人员,可根据家庭成员的需求申请建立家庭共济网。当地试行家庭共济半年后,据《中国医疗保险》报道,当地的家庭共济账户资金结算就医费用达4736万元,其中家庭成员的使用占比高达97.74%,但其中门诊就医使用账户金额为3377万元,住院就医使用共济账户为1339万元,而药店购买非处方药使用共济账户金额仅为20万元。

“医院的药品价格相对便宜,报销比例也较高,医院的报销比例大约高出药房医保报销比例10个百分点,所以很多患者更倾向于去医院。”宁波市当地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总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种报销比例的差异情况一直持续至今。因此家庭共济后,医保报销的主要的流向还是医疗机构。

一位医药营销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定点医保药店与医院报销比例不一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存在,“部分地区医院的报销比例高于定点医保药店10个百分点不止”。

除报销比例因素外,张盈华说:“个账资金在家庭成员之间共济,最主要的流向是家庭健康成员对患病成员就医用药的共济,与就医关联的购药多发生在医院门诊药房。”

两大应对思路

目前,《意见稿》的意见征求期已结束一个多月,虽最终出台日期尚未确定,但各界对医保个人账户转向门诊统筹的大趋势已基本达成共识,而对于零售终端而言,期待处方外流切实落地,围绕医院门诊,建立专业药房以此承接处方药市场成为重要的应对策略之一。

不同于普通药房,专业药房主要指DTP药房(直接面向患者提供更有价值的专业服务的药房)、肿瘤药房、院边门诊等。目前国内连锁龙头药店对专业药房几乎均有布局。

徐毓才强调,企业建立专业药房承接处方药最关键的是其专业性,“对比普通药店,专业药房需要更多的专业设施以及临床药师或值得病人信任的专业医生,目前药店服务员以‘卖药’为主的经营模式必须改变”。

而专业药房与医院门诊的联系密切,高标准设施设备、高水准专业技术人员等要求,无一不需要成本支撑,这也为布局专业药房带来门槛,而对于基础相对薄弱的药店来说,利用其便利性,发展为大健康药房则是应对医保新政的另一思路。

时代周报记者在多家药店相关宣传页面发现,这些药店有的通过提供体质检测等服务吸引客流,也有的通过其他形式的健康类宣讲,提供多种健康服务进行引流。

“对于此类药店来说,便利性是优势,专业性是短板,社区化是趋势,面向社区的慢特病患者、高龄老龄群体等更细分市场,从开门迎客的‘点对面’走向联接药企医院与患者顾客的‘点对点’‘面对点’。”张盈华说。

作为一种趋势性预判,虽然未来医保个人账户收入、支出增长率可能会因门诊统筹而发生改变,但在医保控费大背景下,医保对非基本医疗的保障将更多地被拆分出来,药店将迎来新的契机。

“只盯着医保引流已经不现实了,积极进入统筹做专业药房或延长服务链,做大健康业务将是零售药店两条重要的应对思路。”徐毓才说。

(张明、黄庭均为化名)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