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榜门槛依然是20亿元,上榜企业家财富计算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8月28日。

今年,胡润百富榜人数扩大32%,比去年的1819人增加579人,达到2398位企业家财富超过20亿。胡润表示:"中国上榜企业家人数增加到2398人,创下历史新高"。上榜企业家总财富比去年的17.9万亿增长54%,达到27.5万亿。

具体来看,马云马化腾依然占据前二。56岁的马云财富增长1250亿,以4000亿元第四次成为中国首富;49岁的马化腾财富增长1300亿,以3900亿元位列第二;66岁的钟睒睒因旗下两家新上市公司财富迅速增长,首次上榜便以3650亿元位列第三。

有得意也有失意。要下周回国的贾跃亭自2010年首次登陆百富榜,连续九年"榜上有名"后,今年终于落榜了。

贾跃亭在国内依然是"老赖"的身份,而在贾跃亭"让位"后的FF能不能上市,还有待时间见证。贾跃亭能否再登上胡润百富榜,取决于FF的发展。

贾跃亭并不孤独。落榜企业家除了贾跃亭,还包括股份被冻结的科瑞集团郑跃文、瑞幸咖啡的钱治亚和陆正耀,以及赵薇、黄有龙夫妇等。

“大起大落”贾跃亭

在中国,有两位知名的"老赖",一位是欠了6亿的罗永浩,另一位是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区别在于,罗永浩始于 2018 年年底的6个亿债务已还清4个亿,亲手撕掉"老赖"标签,而贾跃亭还留在国外为梦想"窒息",归期也未定。

相比于罗永浩,贾跃亭的发迹史更值得人玩味。2010年,贾跃亭以32亿的身价首次登陆胡润百富榜,此后连续九年"榜上有名",在此期间,贾跃亭的身价曾一度接近500亿元,徘徊在百富榜30位上下。然而,2020年贾跃亭"落榜"了。对此,胡润百富向雷达财经表示,贾跃亭今年未能上榜原因很简单:"破产"。

贾跃亭于2004年创办了乐视网,这是中国互联网视频时代的开始。乐视网自创立后迅速发展,2010年即在中国创业板上市,也是在这一年,贾跃亭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一直到2015年,乐视网是唯一一家在境内上市的视频网站以及全球第一家IPO上市的视频网站。乐视自上市后,曾多次在创业板创下市值纪录。2010年,乐视网市值30亿元,之后短短几年上升至数百亿元,在2015年大牛市中,市值一度突破1500亿元,成为彼时名副其实的创业板一哥。

随着乐视网市值疯长,作为创始人的贾跃亭身价也水涨船高。2010年至2016年,贾跃亭的身价分别为32亿元、34亿元、60亿元、185元、190亿元、450亿元、420亿元。

如日中天的乐视网"野心"也不小,当时贾跃亭还欲打造乐视的七大生态:互联网、乐视云、内容、大屏超级电视、手机、体育、汽车以及乐视金融。可以说贾跃亭的商业版图很宏大,眼光也很独到,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这都是未来蕴藏着无穷潜力的产业。

贾跃亭方向是对的,但如同孙宏斌所说他太过"自信"且"珍惜羽毛",并没有根据自身情况稳步发展,随着多元化板块发力和不停收购又不停扩张,让乐视背负了巨大的债务,也为乐视埋下了众多隐患。

2016年,乐视网拉开了败局,贾跃亭也终于承认乐视的资金出现了问题。2017年,乐视巨亏16亿,经历了大裁员和供应商催款后,贾跃亭放弃乐视跑去美国造车,直至2020年,负债达到208亿元,净资产为-146亿元。

2020年7月21日,乐视结束了它10年的A股历程,7月20日成为了乐视最后一个交易日,最终乐视的股价收报0.18元,总市值仅剩7.18亿元,而创始人贾跃亭仍在"下周回国"的传闻中。

而贾跃亭的身价也自然跟着一降再降。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显示,贾跃亭的财富为20亿元,排名1982位。相较2016年的420亿元身价,贾跃亭的财富减少了95%。此后两年贾跃亭的身价均在45亿元,2020年"落榜"。不过,贾跃亭还坚守着他的造车梦。

为梦想“破产”

贾跃亭当年造汽车时乐视还处于辉煌时期,2014年开始贾跃亭带领着团队,打造着自己的梦想。原本一开始的计划是在2020年开始投产FF91,随后再推出其它车型,但至今为止其量产依旧没有达到目标值,只有少量的测试车型。

2019年10月,贾跃亭发布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将把美国法院认定的全部个人资产,将个人持有的全部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

在今年7月份时,贾跃亭宣布在美国完成了个人破产重组,这意味着至少未来四年内不会再有人找他讨债,可以专注于造车。而近日,贾跃亭也因法拉第未来拿到一笔债券融资又重回大众视野。

10月15日,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发布官方消息称其获得了美国两大金融机构提供的高达4500万美金(超3亿元人民币)的债权融资贷款。

按其计划,FF需要在股权融资交割之后9个月左右开始量产FF91。面向大众市场的FF81电动汽车以及未来车型和下一代核心技术的研发也在加紧准备。

有分析认为,这两家机构可能是看中了法拉第未来IPO的潜力。

据路透社报道,10月1日,FF首席执行官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表示,FF计划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SPAC),尽快完成上市交易。在谈到通过SPAC借壳上市的可能性时,毕福康说:"我们正在努力达成协议,很有希望很快就能宣布一些事情",但拒绝透露与谁谈判,也拒绝透露何时达成协议。此前FF曾规划于2021年完成IPO,估值100-210亿美元。

随着融资到手以及上市推进,一直以来停留于PPT阶段的FF 91,似乎正在走向现实。而时隔几年,贾跃亭回国,看似也多了一个盼头。

但电动车行业风口正盛,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都已实现量产,不是在美国敲钟成功,就是在去敲钟的路上,甚至于曾经的投资方恒大汽车也于9月份启动科创板上市辅导。反观FF 91的量产却一直没有到来,FF早已被对手甩开了一大段,更何况FF还背着"贾跃亭包袱"。业内人士认为,没有量产的造车企业拿什么上市,即便上市了,有多少投资人还愿意"为梦想窒息"?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颇为讽刺的是,FF上市最大的阻碍或许恰是贾跃亭。

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FF的专利技术数量就通过了380件,递交申请的专利接近1500件。公司技术实力可圈可点,但由于贾跃亭个人的信用问题,即使公司面临破产,大多投资人也处于观望状态。在2019年,FF已经与沙特、美国等多国的投资机构进行过洽谈,但结果都不顺利。包括第九城市曾计划注资6亿美元,但最终也是无疾而终。

为了拿到融资,贾跃亭引入了全球合伙人制度,还将CEO宝座拱手让给了毕福康,甚至不惜放弃了FF所有的股权。2019年9 月,贾跃亭辞去了FF的CEO职务,只留下首席产品官的职位,随后又宣布将实施"个人破产重组计划"不再持有公司的任何股份,将权益转给债权人。

接任CEO 的毕福康也屡次在公开场合撇清FF与贾跃亭的关系,他重申:贾跃亭不持有FF的股份,FF一半以上的股份是通过高管合作和员工持股计划由员工持有的。

在FF官方新闻稿中,贾跃亭写到:"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 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贾跃亭为了自己的造车梦是愿意付出的,至少他选择了"个人破产重组"而不是"个人破产清算",若是采取了个人财产清算,贾跃亭能将之前的所有债务剥离,但他的债权人能分到的钱所剩无几,更有可能让濒临破产的FF走向崩溃。

不过,贾跃亭也不是真的"为了梦想放弃了所有"。根据FF的员工持股计划,作为高管的贾跃亭仍有机会再次获得FF的股权。

至此,也不得不佩服贾跃亭的融资能力。为救乐视,2017年贾跃亭找来了168亿元战略投资,其中就包括融创孙宏斌的150亿元人民币。不过这钱基本打了水漂,孙宏斌都不得不洒泪认栽。而就在成为老赖后,跑到美国造车,他依然拿到了恒大8亿美元的投资。如今"破产"后,又拿到千万美元融资且在持续推进公司上市。

但贾跃亭在国内依然是"老赖"的身份,而在贾跃亭"让位"后的FF能不能上市?还有待时间见证。

陆正耀赵薇黄有龙等同落榜

在今年的百富榜中"消失"的富豪也不只贾跃亭一人。今年共有164位富豪落榜,包括股份被冻结的科瑞集团郑跃文、瑞幸咖啡的钱治亚和陆正耀,以及赵薇、黄有龙夫妇等。

科瑞集团郑跃文,1962年出生于福建罗源,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1992年,郑跃文在南昌创办了科瑞集团有限公司,开启了资本道路。由郑跃文掌舵的科瑞集团,发展迅速,先后投资多家银行、信用社,大举进军金融领域。此外,郑跃文还参与推动了包括平高电气、上海莱士、新华联等公司的重组上市,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圈大佬人物。

其中上海莱士是其资本市场运作的"代表作"之一,上海莱士专注于血液制品,行业壁垒极高,竞争优势明显。郑跃文也看准机会于2004年完成入股,成为实控人之一并开始推动上海莱士上市进程。2008年上海莱士实现上市,并开始了大规模并购。

大规模并购的同时,上海莱士也通过炒股获利。据财报,2015年、2016年、2017年,上海莱士分别实现净利润14亿元、16亿元、8亿元;其中证券投资盈利分别高达8.65亿元、8.29亿元、2.49亿元;与此同时,上海莱士的投资额还在不断加大,从公司投资性现金流净额看,2015-2017年分别流出8.187亿元、7.656亿元、14.41亿元。

但好景不长。2018年股市大跌,上海莱士持有的股票也出现大幅下跌,公司投资收益甚至出现了亏损,投资亏损高达19.8亿元,其中包括公允价值变动亏8.69亿元,投资收益亏11.25亿,导致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5.18亿元。

公司的亏损导致公司股价大幅下跌,科瑞集团及莱士中国的大部分质押股票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曾经的股神郑跃文也跌落了神坛。

3月21日,上海莱士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之一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原质押给中信证券的3679万股上海莱士股票遭强平,占上海莱士总股本的0.74%。

郑跃文在资本市场上纵横了三十多年,曾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以260亿财富排名第66位。然而,转折却也在2016年,此后郑跃文的财富开始缩水,排名也不断下降。至今,2020年最终落榜。

瑞幸咖啡的钱治亚和陆正耀主导的瑞幸咖啡曾靠烧钱驱动,迅速登陆美股,但外界质疑不断。今年4月2日,瑞幸咖啡发公告自曝财务造假22亿,拉开瑞幸咖啡大败局。今年9月22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官网发布公告称,对瑞幸公司等45家涉案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处罚金额共计6100万元。

2008年嫁给黄有龙后,赵薇开始接触财经圈。因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2017年,赵薇和黄有龙遭到证监会的市场禁入处罚。

雷达财经出品 文丨梁春富 编|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