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4个月,剧情几度反转的中山证券“内斗”大戏,终于暂告段落。

今年10月15日,锦龙股份(000712.SZ)发布公告,称接到控股子公司中山证券通知,中山证券完成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登记,吴小静取代林炳城,成为其新法人代表。同时,吴小静、康福华已成为中山证券新任董事长、总裁,正式主持工作。

不过,“内斗”之后,留给新任管理层的,是一个被监管层处罚、多个业务受限的中山证券。同时,其大股东的定增至今没有落地,未来是否再度会有“内斗”剧情,一切悬而未决。

新管理层到位

中山证券“内斗”的爆发,始于两个月前的一场会议。

今年8月21日,锦龙股份自行召开中山证券临时股东会议。会议通过免除林炳城、胡映璐、孙学斌、黄元华等四位董事职务,并选举吴小静、康福华为中山证券新任董事长、总裁。

一口气罢免四位子公司高管,锦龙股份的做法随即遭到中山证券小股东的反弹。

今年9月10日,锦龙股份公告,持有中山证券1.18%股权的上海致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致开”),向深圳南山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山证券禁止执行8月临时股东会议的全部决议,包括人事任免、工商变更登记等,并申请保全。

公告里,上海致开把矛头直指锦龙股份,认为其不符合综合类券商控股股东的资质条件,目前也没有资格召开中山证券的股东大会。8月会议上,上海致开也对锦龙股份的提议投了反对票。

双方的矛盾,从暗流涌动到搬上台面,从当面否决到对峙法庭。不甘示弱的锦龙股份也在公告中反击,强调中山证券的股东会与决议合法有效。不过,公告最后显示,南山法院裁定禁止中山证券董事会成员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即支持上海致开的申请。

拉锯与反复,上诉与反对,这一幕随后不断上演。锦龙股份与中山证券对裁定不服,进而一同提出复议申请。今年10月13日,锦龙股份公告,称经过调查,法院撤销上次的禁止裁定。两个月不到,事件两度反转,极富戏剧化。

对此,《投资者网》就新任命的高管是否合法合规向中山证券求证。对方表示:当时股东会议上仅上海致开投反对票,法院也依法裁定撤销上海致开的保全措施,公司的新任法定代表人、董事会成员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内斗始末

剧情在来到高潮前,必有前戏。

今年6月11日,锦龙股份公开深圳证监局处罚中山证券的通知,中山证券被认定存在4项问题:1名董事不具备高管任职资格、擅自改变合同管理流程、印章管理混乱、内部治理问题不到位(如人员薪酬管理、关联交易管理)等。

按照规定,深圳证监局对中山证券做出限期整改要求。其一,公司层面暂停中山证券部分业务,包括新增资管产品备案、新增资本消耗型业务、自有或资管资金与关联方交易等。其二,个人层面部分高管退回2019年绩效奖金等基本工资以外的已领取报酬,包括时任董事长林炳城、时任总裁胡映璐、合规总监袁玲。

这起处罚,如一个导火索,火苗迅速奔向火药桶。

今年7月10日,锦龙股份公告将召开中山证券临时股东会议,议题就是后来引发小股东反对的人事罢免。10天后,锦龙股份再度公开深圳证监局的告知书,时任中山证券董秘石文燕被认定为不适当人选。

火苗到了这里,马上将触发火药桶。但谁不曾想到,点燃火苗的锦龙股份,也会伤及自身。

今年8月4日,锦龙股份发布定增方案,计划向其第二大股东朱凤廉发行股份,募集资金35.56亿元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一旦方案实施,朱凤廉将取代杨志茂,成为锦龙股份新的实控人。

资料显示,朱凤廉为杨志茂的妻子。2017年,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裁定,杨志茂犯单位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根据《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持有券商5%以上的股东,应不存在刑罚执行完毕未逾3年的情形。

因此,被判刑罚的杨志茂,其中山证券实控人的身份,一直被外界诟病。锦龙股份的方案,也被视为一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定增公告当日,深交所就发出《关注函》,要求锦龙股份说明杨志茂与朱凤廉历史上是否曾构成一致行动人。

不过,整个8月,锦龙股份3次宣布延期回复深交所,至今都未有进展。今年8月19日,锦龙股份因涉嫌违反《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这个致命点,到了火药桶爆发的一刻,被上海致开以锦龙股份不符合券商控股股东为由,公开反对任何决议。而锦龙股份在公告中解释,因为属于中山证券的存量股东,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精神,拥有5年过渡期。

对此,《投资者网》就何时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向锦龙股份求证,对方不予置评。

明星业务接连被罚

若谈论业绩,中山证券今年的成绩单可圈可点。

今年上半年,中山证券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实现9.77亿元、2.86亿元,同比增速达38.65%、55.89%。

这其中,债券承销一直是中山证券的王牌业务。

中山证券的官网显示,其债券承销业务板块,连续四年承销金额排名券业前十。今年上半年,投行业务收入为4.43亿元,同比增长38.4%,占总收入的45.3%。因为中山证券的IPO、定增等股权承销实力不强,中国证券业协会显示,公司拥有保荐人10位,远低于其他券商,因此债券承销团队贡献了投行大部分收入。

不过,尽管债券承销在今年上半年依旧保持强势,但该业务自去年开始,就接连被监管层处罚。

2019年11月,深圳证监局对中山证券出具警示函。监管层在通报中指出,中山证券在部分债券承销项目中存在五“不”行为,包括尽职调查不充分、内核环节把关不严、防范利益冲突管理机制不到位、工作底稿留痕不完善、部分资产证券监督检查不到位。

如果被出具警示函,尚不能对中山证券产生足够的负面冲击,那么团队负责人被调查,或对其债券承销业务,产生深远影响。

今年7月,锦龙股份公告,中山证券原债券融资部负责人邢峻利用职权便利涉嫌利益输送,已被监管层移交公安机关处理。今年下半年债券承销团队能否在连续负面的冲击下,延续上半年的强势,将成为看点。

很明显,中山证券必须要找到新的增长点,资管业务或成为目标。

资料显示,中山证券新任总裁康福华,此前在广发证券资管部门履历逾十年。广发证券因康美药业一案,正经历至暗时刻,各条业务线的人才离职。

流出的人才,自然会流进洼地。今年上半年,中山证券资管业务收入3711.6万元,同比下降31.25%。

新官上任,原本是要大展拳脚,但深圳证监局对中山证券的处罚,大量业务集中在资管领域,包括新增资管产品备案、资管资金与关联方交易等。

对此,《投资者网》就如何在受限情况下开展资管业务向中山证券求证。对方仅表示,原董事长林炳城、总裁胡映璐已离任,并顺利完成离任交接、过渡平稳,新任董事长吴小静和总裁康福华已正式主持工作,目前公司经营情况稳定。(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