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港交所撤回上市申请后,天士力生物想到科创板来碰碰运气。自从9月3日提交科创板招股说明书以来,天士力生物一直没多大动静。9月29日,交易所履行了问询义务,至今公司尚未回复。

而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和天士生物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0.67亿元,2019年亏损额急剧扩大,达到3.55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天士生物未分配利润为-7.13亿元,处境分外艰难。

从港交所“换锚”的这一年半里,天士力生物除了亏损加剧。没有在经营和研发上表现出任何亮点。与2019年6月在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相比,公司核心产品销售下滑近10%,董监高和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反倒是大幅上升。

天士力生物科创板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高管及核心技术人总薪酬1403.49万元,比2018年的413.31万元翻了近两番。

虽然列出了14款在研药物,实际上天士力生物的研发管线十分单薄,除了2011年就已经上市的普佑克之外,后续药物几乎是断档的。也就是说,近十年来,天士力重点打造的生物医药板块几乎就没有做出任何东西来。

天士力老板的百花齐放

天士力生物是天士力集团的生物医药平台,但自从成立以来,一直就没作为公司经营重点进行开发。

2001年,天士力生物的前身上海天士力药业成立,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承接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研制的一类新药“重组人尿激酶原”。

天士力的创始人闫希军夫妇是部队出身,公司最核心的产品复方丹参滴丸也是闫希军在部队任职时期发明的,得到了军事医学科学院在技术上的很多支持。有了这一层关系,使得天士力很方便的就和军科院在产业上有了对接。

1986年军科院就开始启动了“重组人尿激酶原”的研发工作,直到2001年才完成了I期临床。当时天士力决定投入1.5亿元开发这个产品,并成立了上海天士力药业。2011年,该药完成了临床研究成功上市,这就是现在天士力生物的唯一一款产品:普佑克。

在这个过程中,天士力凭借主打的复方丹参滴丸,年营业额从2001年的6.85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65.7亿,十年十倍。

天士力的成功有中国心脑血管疾病高发的客观原因,也有常年学术推广的主观原因。尤其是1997年12月份得到原国家科委的支持,复方丹参滴丸直接向美国FDA申报新药临床试验申请,成为中药国际化的领军者,创造了良好的市场口碑。

尽管此事在2017年彻底宣告失败,但并不影响天士力靠这个名头在外张扬了20年。

可以说,这段时期的天士力是“躺赢”的,闫希军在顺风顺水的时候也多了很多爱好,例如他2007年去云南普洱赠药,与时任普尔市委书记、后因酷爱收藏百万元级“极品普洱”被抓的沈培平相识,在沈书记的力邀下在云南投资建厂做茶饮品牌“帝泊洱”。

有了茶叶,自然还要好水。闫希军又亲自主持了以帝泊洱为龙头的一系列新产品,包括与万达、恒大等地产老板一起北上找矿泉水。天士力在松花江左岸、长白山西麓找到了一处水源地“天士力泉”,开发了小分子矿泉水。

至于国台酒业、金士力佳友“帝澜系列化妆品”等市面上的热门业务,闫希军更是一个都没落下,唯独就没有好好发展生物医药板块。

天士力生物整合始末

上海天士力药业就一直不咸不淡地运作了10年,直到2010年,天士力“少东家”闫凯境出山组建天士力创世杰公司,天士力的生物医药梦想才往前推进了一步。

2010年5月,天士力通过与法国TRANSGENE公司合资的方式创立天士力创世杰。TRANSGENE公司是知名的法国梅里埃集团子公司,天士力希望通过对方的研发能力,引进一些品种,扩充生物医药实力。2012年,双方就签署了协议,天士力创世杰从法方引进了4个品种。

客观的说,天士力创世杰研发的节奏偏慢,直到2014年6月,引进的四品种之一T601才启动临床前研究。这使得天士力创世杰至今没能拿出一个进三期临床的产品。

但这并不妨碍天士力整合生物医药板块上市。2017年底,香港开放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赴港上市,天士力看到了机会:让已有盈利的上海天士力牵头,装入天士力创世杰,以及2017年与上海赛伦生物合资成立的赛远生物,拼凑成了一个生物医药企业,即申报上市的天士力生物。

从天士力生物的研发管线也能明显看出这种拼凑痕迹,心脑血管业务是原上海天士力药业的核心业务,肿瘤及自体免疫中一部分来自赛伦生物,一部分来自天士力创世杰,消化代谢业务则主要依靠天士力创世杰。几个治疗领域之间几乎形成不了协同。

而且,天士力生物的在研药物大部分都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除了普佑克及其增适的研究之外,其他品种的研发进度都偏慢。尤其是已经运作了8年的天士力创世杰手中几个品种,目前均未能进入二期临床,让人难以判断其前景。

普佑克进医保难解困局

核心产品普佑克的开发也并不理想。作为心脑血管用药,天士力完全有能力在终端开拓上“带一带”普佑克,毕竟复方丹参滴丸是心脑血管十亿销售额以上的“重磅炸弹”级品种,无论在品牌口碑还是医院关系上,普佑克都不应该太差。然而该产品上市9年,直到2017年销售额才刚刚过亿。

2018年普佑克进入医保目录,销售额有了翻倍增长,达到2.42亿元,然而2019年该产品不增反降,只做到了2.26亿元。

销售额降了,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却大幅攀升了。

2019年,天士力生物销售费用达到1.6亿元,是销售额的70.79%。这其中增幅较大的是职工薪酬部分,销售人员的工资竟然增长了近1.3倍。管理费用中,最亮眼的也是薪酬部分。天士力生物在2019年给管理人员发的工资总数较上一年增长了200%!公司自己的说法是“不断引进各类管理人才”。

可是公司自己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公司共592人,2019年共684人,并未见人员大幅增加。那只能是说天士力生物的员工工资在过去一年都有大幅增长。

钱多事少,这样的良心企业上哪里去找?

到“佛系”的天士力生物去上班大概会是一件比较愉悦的事情,但对于广大投资人来说,这样的企业价值如何,是值得打一个问号的。

作者|张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