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仅剩下两个月的时间,对于很多美国投资者来说,现在是重新评估和调整投资组合的时候了。新冠疫情、低利率、税收和其他不确定因素可能在接下来几个月里引发创纪录的资金轮动。

据Barron's,贝莱德(BlackRock)旗下iShares的主管Michael Lane通过与财务顾问的谈话和对数千个投资组合的分析,观察到了一些趋势。Lane说,低利率环境迫使投资者通过信用风险更高、期限更长的固定收益资产寻求更高的收益率。

美国投资者今年因市场不确定性而大幅增加美国国内敞口,如今开始减少对美股的投资,并增加国际和新兴市场的配比。Lane称:“(美国)国内市场表现非常好,人们开始认为也许是时候获取一些收益并进行多元化投资了。人们正在关注市场中一些被低估的领域。”

美国股市自3月低点以来持续反弹,标普500指数年内迄今上涨近5%。但并非所有领域都能有这般表现。截至三季度末,约有一半的主动型股票共同基金三年价格回报率为负,录得约1.4万亿美元亏损。尤其是价值股,一直是表现最差的股票之一——在所有市值的价值基金中,超过90%的基金三年价格回报率为负。

一些人押注趋势会发生逆转。虽然投资者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青睐优质蓝筹股,但Lane最近开始从顾问那里听到更多关于回归表现不佳的价值股和小型股的建议。

 

对于那些想在亏损进一步扩大之前抛售的人来说,第四季度可能是最佳时机。投资者通常会采取税损收获(tax-loss harvesting)的策略,通过出售亏损的投资,可以抵消当年赢利投资的资本利得,从而降低应纳税收入。如此一来便可节省许多税款,而每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通常是采取此类行动的黄金时间。

不过,Lane表示,亏损投资也许不是今年唯一要出售的。创纪录的债务意味着未来调高税率的可能性加大。“今年四季度与过去几年不同,人们实际上可能愿意从更具成长性的股票中了结一些收益。”Lane说:“现在的资本利得税很低,许多顾问都在与客户讨论,在税率仍然较低的情况下,对一些人来说重新调整投资组合并缴纳一些资本利得税是否会更加谨慎。”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在起作用:过去十年,投资者一直在将资产从主动管理型共同基金转移到更廉价、跟踪指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但这种转移可能在四季度尤为明显。法律要求共同基金和ETF必须分配全年出售股票和其他资产所获得的部分收益,这些属于应税收入,通常在每年年底获得。与通常具有较高投资组合周转率的主动管理型共同基金不同,指数跟踪型ETF往往奉行“买入并持有”的策略,几乎不会产生资本利得和税款。

Lane说, 今年,由于市场波动,共同基金进行了大量抛售活动,预计他们的资本收益分配将激增。“人们或许想在这些收益变现之前卖出(共同基金),大概会在12月。”取而代之的是,投资者或寻求用ETF替代主动型基金,ETF提供相似的回报,但收取的费用率较低,而且产生的税收成本更少。

出售现有持仓也为投资者带来了重新调整投资组合以满足长期投资需求的机会。新冠疫情为所谓的主题基金带来了些新的人气,这些基金投资于将从长期社会趋势中受益的公司,如数字工作空间和基因组诊断等。

今年另一个引起人们极大兴趣的领域是可持续投资,它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纳入投资组合的构建过程中。Lane说,尽管ESG投资相关讨论由来已久,但很少有投资者真正采取这种策略,直到最近几年。健康危机、自然灾害等问题使得“为善投资”以及ESG问题带来的风险的现实可能性得到更广泛的接受。与此同时,许多ESG导向的基金实际上已经超越了其基准ETF(ESGU)的表现。

与前几年相比,可持续基金的吸引力是前所未有的。2020年前三季度,仅贝莱德一家就有110亿美元资金通过财务顾问净流入其ESG产品,是2019年20亿美元流入总额的5倍多。“我们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我预计年底会有不少(投资组合)重新平衡到ESG策略中,”Lane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