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地大型商场,你经常会发现倍轻松以“古法中医现代科技”、“以先进技术打造全球品牌”、“国内智能便携按摩器行业的领军企业”的形象,走进大众视野。

近日,深圳市倍轻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倍轻松”) 拟登陆科创板的申请已获问询。此次IPO拟募资约4.97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等。

虽然倍轻松近三年营收和净利润呈上涨态势,但增速放缓,期间费用增加蚕食净利润,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等问题,与招股书中“议价能力逐渐增强”的说法并不一致。

《投资者网》就上述问题联系倍轻松,得到了一定的回复。

销售费用严重侵蚀净利润

倍轻松成立于2000年,拥有自主品牌“breo” 和“倍轻松”,主打头部、眼部、颈部等细分系列的小型按摩器,突出便携性并以“古法中医+现代科技”为卖点。

近几年,倍轻松营收、净利润逐年增长,但最近两年增速出现下滑。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倍轻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57亿元、5.08亿元、6.94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0.21亿元、0.45亿元、0.5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2.3%和36.6%,净利润增速为114.3%和22.2%(见图),其中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

净利润增速大幅下降,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报告期内,倍轻松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5.29%、58.19%、60.93%,呈逐年增长的趋势,而可比公司奥佳华过去三年的毛利率则为37.00%、36.26%、37.22%(见表1)。

对于高于可比公司的毛利率,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公司与客户的议价能力逐渐增强”,而倍轻松同期净利率分别为5.7%、8.9%、7.9%,与毛利率的差距基本在50个百分点左右。

这种毛利率与净利率的巨大差距,与其报告期内近50%的期间费用率不无关系。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倍轻松的期间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48.74%、46.22%和 51.30%,剔除占比低于1%的财务费用,不难看出,庞大的三费严重蚕食了倍轻松的净利润,而其中,又以销售费用占比最多。

营销研发费用率严重失衡

倍轻松定位为“技术驱动型的创新科技公司”,然而对比其营销费用和研发费用的投入情况,其“科技驱动”的能量引起市场质疑。

报告期内,倍轻松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9亿元、1.83亿元、2.87亿元,三年合计5.99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6.07%、36.01%、41.28%。同时,倍轻松三年研发费用合计0.85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22%、5.04%、5.86%,两者之间差距悬殊,且差距逐年增加(见表2)。

值得一提的是,据招股书,该公司报告期内直接用于推广促销和广告宣传的费用非常高,其中,仅2019年相关支出便达0.84亿元(见表3),几乎等于其三年研发费用总额。

以今年为例,倍轻松不仅赞助了热门综艺《向往的生活4》,还成为刘涛入职阿里(聚划算官方优选官)直播首秀的唯一指定眼部按摩器,并亮相薇娅直播专场。

倍轻松并未直接答复上述问题,只是向《投资者网》解释称,“经过长期的技术积累、工艺沉淀及人才集聚,公司具备了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和技术优势,公司通过对按摩器具产品关键零部件、产品工作原理、产品结构、性能、材料等的突破性创新,使公司产品在可靠性、稳定性、耐用性等方面亦位居行业前列。”

而现实中,倍轻松的质量问题已经出现。

根据来自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的信息,《2020年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表(六月第三期)》,今年6月份,倍轻松子公司正念智能生产的“3D揉捏按摩披肩”因产品质量不符合国家标准违反了《产品质量法》而被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处罚,最终“3D揉捏按摩披肩”被勒令停止生产和销售,并处罚款89100元。

目前,诸多中小型公司也在不断涌入智能便携按摩器行业,网易严选、小米有品、京东京造等互联网巨头已经入局。谈及如何应对日趋激烈的竞争,倍轻松告诉《投资者网》:“目前,公司凭借产品技术水平及特点已在相关方面形成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在专利技术方面进行了长期布局,已在国内外取得了五百余项相关专利,进一步提高了竞争门槛。”

然而事实是,倍轻松过度注重对宣传推广的投入,销售费用大幅增加蚕食净利润的同时,对研发却投入相对较少,对于以创新研发为本的高新技术企业来说,一旦无法树立较高的技术壁垒,将影响企业行业地位及核心竞争力。

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

招股书中提到,倍轻松与客户的议价能力增强,从而提升了毛利率,然而其应收账款及占比逐年增长,存货余额高企,周转率逐年降低,与其“议价能力增强”的说法难以匹配。

2017-2019年,倍轻松存货账面余额为4700.84万元、7379.7万元和1.03亿元,存货周转率为3.7、3.41和2.94,逐年降低。资深财务专家宋静姝认为,“存货周转率低,存货的占用水平越高,流动性越低,存货转换为现金或应收账款的速度越慢。因此,存货周转率降低会降低企业的变现能力。”

同期倍轻松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3566.09 万元、5476.00 万元和 8529.8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98%、10.78%和 12.29%,体量和占比逐年上升。对此,倍轻松向《投资者网》解释称,“主要系公司销售规模持续扩大所致,总体上较合理,与公司实际经营相匹配。”

然而2018年和2019年其应收账款增长率分别为53.56%和55.77%,远高于营业收入42.3%和36.6%的增长率。

宋静姝向《投资者网》分析道,“一般来说,适度利用赊销而增加的应收账款有利于促进企业销售,但是企业应收账款的大量存在,当期赊销比例过高,财务风险会相应增长。如果实际发生的坏账损失超过提取的坏账准备,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损失。”

倍轻松在招股书中坦言,“尽管公司已制定并执行了谨慎的销售政策和授信审批政策,但若未来客户财务状况恶化,公司将面临部分客户所欠的应收账款难以收回的风险。”

倍轻松告诉《投资者网》,“公司灵活制定并严格执行销售政策和收款政策,能够在销售增长的同时有效控制应收账款的增长幅度。此外,公司将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作为考核销售部门相关人员的主要考核指标之一,严格控制应收账款的金额和账龄,对应收账款的质量和回收情况进行了有效监控。”至于这些举措能否有效控制应收账款比重,目前尚未可知。

倍轻松向《投资者网》还表示,“将在深圳市新建一个研发中心,通过引进行业专业人才,进一步夯实公司的研发能力,保持对前沿技术的追踪和研究应用,计划打造一个我国智能按摩器领域领先的综合性研发和检测中心,既能满足公司未来持续快速发展需求,同时顺应行业发展趋势。”

在销售费用蚕食净利润的前提下,倍轻松的营收及净利增速放缓,存货和应收账款高企,在营销方面“高举高打”的策略和持续大规模投入的同时,其营销费用和研发费用在过去近3年差距不断加大。另外,据招股书,倍轻松的“营销网络建设项目”,拟投资总额2.79亿元,而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仅为8801万元,两者差距明显。《投资者网》 丁琬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