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财经氢观察栏目特稿

B站很幸运,在发展成如今的巨无霸之前,虽然遇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对手。但在运气的加持下,一直有惊无险。但这一次,局面似乎要改写了。

首先是A站,早年间二次元群体中绝对核心的社区,而B站只是当时A站的一个模仿者和跟随者。然而2010年,A站的拥有者Xilin为了400万将网站卖给了陈少杰,陈少杰又在吸干了A站的流量后卖给了做手游的杨鑫淼,再到最后辗转到快手手中。这是B站的第一次幸运——如果A站有雄心,可能B站就不能成为二次元的核心。

今天,如果有人问,中国和YouTube最相似的网站是哪个,相信大家下意识想的可能都是B站。其实,在B站之前的土豆和优酷才是更像YouTube的网站,可惜在两家公司合并上市后,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UGC视频的模式,B站趁机收割了这一部分创作者。这是B站第二次行大运。

十年间,B站已经从一个模仿者,成为了行业的领先者,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似乎都没有遇到一次像样的战争,似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纳斯达克,并且市值甚至超过了160亿美金。

但随着字节跳动和百度对于视频生态的构建,腾讯完成游戏直播平台的整合后,似乎所有的巨头都将目光放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破站”上,希望挖掘B站十年积累的资源。

而这也成为了B站前所未有的困境,一路走来没有遇到战争的B站,似乎并不知道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战争。如果失去了视频生态的想象力,一个代理游戏的B站,还能够撑得起这么高的市值么?

B站遭遇全面围堵,后花园告急

可能对B站来说,十月并不是一个友好的季节。

首先是西瓜视频,B站目前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凭借着“钞能力”从B站挖走了大批的up主。并且字节跳动持续在加码中视频,9月抖音创作者大会上,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宣布了800亿元的创作者激励计划,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会流到中视频创作者身上。10月20日,“2020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锋宣布,未来一年将会额外投入20个亿用来补贴创作者。

关于B站Up主是否赚钱这件事情,要回到B站的补贴上。首先,B站的广告系统并不完善,纵使有按照播放量结算的系统,但是这种高度依赖编辑推荐的模式,注定了中小up的流量是受限制的。其次,对于西瓜视频动不动就掏出百万级别的年薪和丰厚的入驻奖金,相信对于大部分的up主都会心动。

在之后,百度推出了百度看看App,这个应用承载了百度视频搜索的野心。并且将要花费30到40亿美元收购YY直播,以补充其视频生态。好看视频在不知不觉中日活已经超过了3000万,但是凭借好看视频、YY直播和全民小视频不足以支撑百度的野心,接下来一定会从B站生态中挖掘优质创作者。

“中视频”正在进入一个“战国时代”,战争刚刚开始。目前B站是占据优势地位,但是面对字节跳动和百度这两个不停在战斗的企业,一直生存在温室中的B站,能否一战成疑,B站后花园告急。

直播领域被腾讯、快手卡了脖子

游戏直播的风口有多大,安德罗妮签约费1亿,PDD签约费超过1亿,虎牙、斗鱼、龙珠、战旗、触手和熊猫曾在这个你争我夺,最终只剩下了虎牙和斗鱼。

然而,最神奇的事情在于,B站又在不争的情况下,成为了少数几个活下来的游戏直播平台,并且开始打出积攒下来的弹药。2020年8月1日,花费8亿巨资从快手、斗鱼、虎牙的手中抢走了《英雄联盟》中国大陆地区2020-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并签下著名游戏职业选手UZI。

就在B站准备收拾虎牙和斗鱼的时候,发生了两件让他窘迫的事情。

其一,这个赛道的竞争对手变了,从另外一哥赛道杀过来的快手,成为了游戏直播领域的一哥。2020年8月1日,快手游戏负责人唐宇煜在2020ChinaJoy全球电竞大会上表示,截至2020年5月,快手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已超过2.2亿。

其二,虎牙和斗鱼终于合并了,在腾讯的操作下,这两家平台和企鹅电竞将会合并,腾讯统一了传统的游戏直播平台。而快手游戏和B站虽然都是腾讯投资的企业,但是有了自己的亲儿子后,腾讯的资源可能会有所倾斜。

在快手和B站之间,胜者才能拿到腾讯的更多资源。腾讯二选一的话,快手的机会可能更大一些。

此外,B站的娱乐直播,丝毫没有起色,相传5000万年薪引入冯提莫已经凉了。

在直播这个领域,B站的做法或许是对的,坐山观虎斗,等到形势明朗后杀入,可是结果却不仅如此人意。

不想失去商业想象力,疯狂砸钱引入内容

陈睿原本是B站的投资人,而后看到了B站的前景选择了加入,负责B站的商业化。在他的操作下,B站成为了有一个不依赖广告的平台,用户在这里看到的广告更少,因此也吸引了更多的流量。而B站将这些流量通过游戏变现,然而游戏并不能支撑的起B站的想象力和市值。因此B站一直在寻找新的营收点,然而2020年Q2游戏业务收入占总营收60%,而B站依然视频外壳下的游戏公司。

最近几年,被西瓜视频挖走大量up主的B站似乎也开始慌了。决定发力内容,可是B站的做法更像是传统PGC的长视频网站。

从《人生一串》到《后浪三部曲》,证明了B站的创意,可是也透露了B站的不专业,没有办法持续产出内容。随后,2020年下半年,B站超5亿港元投资欢喜传媒,希望通过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为自己提供更多的内容。虽然《风犬少年的天空》成为爆款,但是传媒公司的产出似乎也比B站高不了多少。

在后花园失火的时候,B站却将注意力放到了长视频领域。相比爱奇艺和腾讯,无论是从市场份额,到自制剧能力,再到和影视公司的关系等积累,都是B站无法与之相比拟的,B站在自制综艺领域也不能和芒果台相提并论。长视频领域毫无疑问是B站的短板和天堑,但B站的迷之救火行为实在让人看不懂。

B站是幸运的,度过了安稳的十年,收获了Z时代。但是在市场变化之时,Up主离开之时,Z时代能否长期站在B站身后?

更可怕的是,失去了视频和直播的商业想象力后,B站将会快速被资本市场抛弃,君不见千亿雅虎,最终也落得48亿贱卖收场。

安逸了十年B站,已经到了自己历史上最艰难的至暗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