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股退市4年的博纳影业,终于要在A股上市了。

11月5日晚,据证监会发布的审核结果,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纳影业)首发获得通过。

这个消息无疑让背后的股东们,腾讯、阿里以及章子怡等一众明星们长长地舒了口气……更是让博纳影业的老板于冬激动不已。

于冬:“我一定要回来”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成立于2003年,是国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业务的民营企业,主营业务为电影的投资、发行、院线及影院业务。

作为当时国内影视业的龙头企业,为什么会选择纳斯达克?

博纳影业的老板于冬在央视《对话》栏目中坦言:“当时没有机会在A股上市,所以才选择了到境外融资,如果还能给我一次机会重新上市,我会更加成熟、稳健地来面对全球市场的竞争。”

2009年10月,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市,为国内影视企业A股上市破冰,于冬感慨:“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我如果知道创业板开了,就不去美国了。

上市五年后,华谊兄弟的市值超过800亿人民币,而博纳影业在美国的股价折合人民币约30亿,但彼时两家公司的中国电影市场份额不相上下,“在电影出品量、海外发行出口量上我要超过华谊兄弟。”于冬言语之间都是悔意,直言不仅融资难,市值也无起色,“变成僵尸股一样”。

“我一定要回来,不管我付出多大代价。”于冬表示。

此刻距离博纳影业从纳斯达克退市已经过去了3年,博纳影业仍在深交所中小板申请IPO企业中排队。

10年前登陆纳斯达克

10年前的2010年9月,博纳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影视企业。

著名影星巩俐以及袁立等人和博纳掌舵人于冬一同在现场敲钟,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一时的风光,并不能换来海外投资者的青睐。博纳影业的股价一直毫无起色,最高时的股价也才60亿元人民币。于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坦言博纳影业被低估。

上市5年仅融资92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不到5亿元。于冬2016年11月曾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融到的5亿元除去各种高昂的成本,根本不够花。

在美国上市的五年间,被业内成为博纳影业“失去的5年”。博纳影业陆续投拍了《智取威虎山》、《窃听风云》系列、《一代宗师》、《澳门风云》等64部电影,收获130亿人民币票房,股价却仍在低谷匍匐。

2014年,《智取威虎山》为博纳影业带来近10亿票房,稳坐当年贺岁档冠军,“但是我的股价还在天天跌,最低的时候跌得3元钱不到,从那一刻开始,我感到孤悬海外的那种无助,(决定)我一定要回来,不管我付出多大代价。”“孤独”,是于冬在海外最大的感受:“当你孤悬在海外的时候,这个行业是他们不认同的,因为他们认为好莱坞才是世界级的企业,你一个中国的电影公司,怎么引领世界电影的潮流,所以这是很孤独的一个过程。”

史上最“星光熠熠”的股东团队

2016年4月,博纳影业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从私有化的那一刻起,资本就已经盯上了这块“肥肉”。

博纳的私有化买家包括了:阿里、腾讯、中信证券、复星国际、红杉资本、软银赛富,以及创始人于冬。

彼时,国内影视业一片向好,热钱涌入,明星资本化也成为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手段。华谊兄弟等影视公司就将一些成立不久的明星作为股东的公司进行高溢价收购,并签订对赌协议,绑定明星的同时,拉高公司市值。

6个月后,博纳影业完成25亿元的A轮融资,由阿里影业、腾讯领投。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前十大股东中,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以7.72% 的持股比例,位列博纳影业的第三大股东,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则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4%。

除了知名企业不断增资之外,2017年3月,博纳影业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之前,又“突击”引入了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明星股东。

有人戏称,博纳回A股上市,半个演艺圈的人都来了……

回A之路一波三折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结果这场东风,等了4年……

2018年,在博纳排队一年半的时间,影视行业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动。

从2016年开始证监会叫停多起影视类并购,影视传媒板块几乎呈现连续下跌走势。

根据统计,2017年全年共有438家企业成功登陆A股,其中仅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中广天择3家影视公司。2018年全年共有105家企业上市,其中影视类公司通过率为零,且开心麻花、和力辰光、新丽传媒等公司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而新丽传媒在2018年被阅文收购前,曾三次递交IPO申请,历时五年。

2019年3月,博纳影视终于收到证监会下发的IPO反馈意见文件。谁曾想,当年7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博纳影业IPO因为审计机构的拖累,审核状态变成了“中止审查”。

2020年8月,在创业板注册制的政策利好之下,博纳影业再次递交招股书。

2020年11月,博纳影业过会。

“爆款制造机”

能否重回高光时刻?

招股书显示,其在2014年到2016年间市场份额居民营电影发行公司前三名。自2003年投资《美人草》开始,博纳延伸触角,衍生出主投发行、参投发行、纯发行、纯投资业务。

博纳在前期靠发行港片取得成功的基础上,近年又在主旋律大制作电影方面发力,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电影有“山河海三部曲”系列电影:《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及《红海行动》;“中国骄傲三部曲”:《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及《决胜时刻》;以及去年档爆款《我和我的祖国》。

接下来,博纳影业还将在明年春节推出 " 行动三部曲 " 最终章《紧急救援》,以及近日开机的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影片《长津湖》、抗疫题材影片《中国医生》等主旋律新作。

然而,即便头顶主旋律商业大片“爆款制造机”的称号,博纳影业也难敌新冠疫情的来势汹汹。

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的营业收入为7.55亿元,营业利润为5836.31万元,净利润为2680.0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剩793.11万元。

招股书指出,今年疫情将对博纳影业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将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50%以上。

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1.27亿元,同比下降31.73%;预计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4.03%;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33.64%。

博纳影业此次拟募集资金14.25亿元,主要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电影院项目。其中博纳电影项目总投资6.05亿元,共拟投资8部影片;博纳电影院项目总投资为8.20亿元,主要包括装修、银幕、座椅等。

实际上,经过疫情洗牌,留下来的重量级玩家都已经开始加码主业进行扩张。6月23日,万达电影公告透露拟募集资金43.5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业内人士预计,博纳影业最快将于一个月后正式上市敲钟。届时,博纳影业是否能重回高光时刻,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