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富德生命人寿公布了其2020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8.69亿元,同比下降13.83%;保费收入506.27亿元,同比增长21.2%。

富德生命人寿成立于2002年,公司背靠张峻的“富德系”,控股参股的公司有数十家,涉及了金融、地产、新能源、矿业、影视、农产品等领域。

曾有媒体表示,富德系将在30年内成为第二个平安,然而,富德生命人寿却在2016年出现大幅亏损。近年来,公司业绩有所好转,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来说,还会重拾目标吗?

增利不增收,万能险再度崛起

《每日财报》注意到,尽管近年寿险行业受到疫情冲击较大,但富德生命人寿的保费却得以增长。过去三年,富德生命人寿的保费收入呈下滑趋势。2016年-2019年,富德生命人寿保费收入分别为1021.77亿、804.03亿、717.31亿以及513.13亿。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的保费收入506.27亿元就要超过去年全年。

具体到利润指标,公司的亏损也在不断收窄。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净利润亏损50.61亿元,同比2015年的45.05亿元大幅下降了212.95%。自2016年起,富德生命人寿连亏三年,终于在2019年实现了扭亏为盈。

有趣的是,富德生命人寿在保费最高的时候,净利润最低,而在保费跌到最高点一半的时候,净利润反而增长。而今年,公司用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去年近全年的保费,但净利润却不及去年的一半,公司今年还能成功实现赢利吗?《每日财报》就此问题,发函询问富德生命人寿,遗憾的是,截至截稿日期,并未收到公司的回复。

《每日财报》还注意到,富德生命人寿在2016年前,曾是险企中的万能险大户。2013年-2015年,公司万能险带来的收入分别为485.46亿、323.79亿、859.27亿,占规模保费的比重分别是68.58%、46.58%、52.02%。

2016年,原保监会派驻检查组到包括富德生命人寿在内的9家万能险大户进行专项检查,成功遏制住了富德生命人寿万能险收入的增长。2016年和2017年,公司万能险带来的收入分别为681.09亿和370.20亿,同比下滑了20.74%、45.65%。到了2017年末,万能险占富德生命人寿保费规模的比重已经下降至31.53%。

而到了2018年,富德生命人寿的万能险规模再次增长51.12%至559.44亿元,占比增至43.82%。

2019年,富德生命人寿并未在其年报上对万能险的规模进行披露。然而据公开媒体报道,这一年,公司万能险产品销售前三名的富德生命长盈三号两全保险、富德生命长盈五号两全保险和富德生命附加金管家年金保险这三款产品,分别带来保费收入332.44亿元、256.79亿元和21.96亿元,合计为611.19亿元。这也意味着,万能险再度成为其规模保费的最重要贡献者。

背靠富德系,金融版图持续扩张

富德生命人寿背后的“富德系”是由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张峻一手创办的。富德系起源于电子业和房地产行业,后在原有基础上逐渐向银行、保险、能源等领域进军。

富德生命人寿成立于2002年,是由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更名而来。公司的各位创始人都大有来头,比如徐明的大连实德、首钢总公司、广东省国资委旗下广晟资产经营、香港郑裕彤家族等。

然而,富德生命人寿开业头几年并不顺利,随着一波又一波的股权更迭,股东、管理层频繁变动。

2008年可以说是富德生命人寿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张峻出任公司的董事长,在其领导下,公司的总部由上海迁至深圳,张峻还从新华人寿将总精算师、运营中心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等高管挖到公司,彼时的富德生命人寿总资产才刚刚迈过百亿。

随后富德人寿的一路高歌猛进,到2012年总资产便突破了千亿。2014年富德生命人寿正式更名,彼时张峻在富德人寿的持股已超过80%。

据公开媒体报道,为了将富德生命人寿拿下,张峻共耗资高达110亿元。而其筹集资金的方法便是通过不断质押生命人寿股权的方式,循环往复,以实现短期内对生命人寿的密集增资。

随着富德生命人寿业绩跳跃式的发展,张峻便展开集团化布局,富德系迅速扩张。2014年《北京商报》曾报道称,“深圳保监局局长余龙华曾表示,生命人寿未来30年有可能成为新的平安集团,甚至超过平安。”

然而直到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出现亏损,富德系金融版图的扩张也受此影响。

截至目前为止,富德生命人寿控股参股的公司有数十家,涉及了金融、地产、新能源、矿业、影视、农产品等领域。富德系与浦发银行还有着千丝万缕微妙的联系。

2019年富德生命人寿成功扭亏为盈后,2020年也继续保持了盈利的势头,市场上也有声音表示,富德系又要重新“站起来”了。然而,市场变幻莫测,富德系真的能重塑辉煌吗?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