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爱玛电动车沪市主板上会通过的信息,根据该资料显示,其主要的承销商为中信证券,拟发行数量为65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6.10%,其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江苏爱玛科技研发中信的项目建设、补充流动资金、天津爱玛车业整车及配件加工制造等多个方面。

作为一家成立于1999年的企业,爱玛科技早在2004年开始其旗下业务就已经覆盖了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等,相比于其他同行此时上市稍晚一步。作为后起之秀的小牛早已登上了资本市场,爱玛科技此时才成功过会,背后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原因呢?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爱玛电动车在上市后真的就能顺风顺水了吗?曾经遗留下的风险问题即便见到了IPO的曙光,也仍不乏“暴雷”的可能性。

八年坎坷上市路

爱玛电动车的上市之路用“一波三折”来形容都不为过。《每日财报》注意到,在2012年爱玛电动车就已经准备上市,但最后无疾而终。在爱玛内部人士看来,无疑是两个股东之间的斗争摧毁了这次的上市进程。

从这次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张剑是爱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占公司本次发行上市前股份总数的83.36%,而在2012年他与公司前副总、董事顾新剑之间的纠葛乱斗导致了后者在2016年以2.95亿的敲诈勒索罪被逮捕,同时也引发了外界对张剑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

顾新剑指出无锡爱玛存在约五六十亿的账外账,但后者目前已经被注销,对于账外账的结果目前也并没有任何消息可考,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爱玛电动车的IPO之路划上了休止符,直到2018年才重新提上日程。

在这次的IPO申请中,证监会针对爱玛电动车的招股书提出了58问,其中就包括资产重组利益链的问题。2015年爱玛将全资子公司爱玛体育49%的股权转让给三商投资,将51%的股权转让给天津富士达;2018年富士达又将其持有的51%股权转让给三商,也就是当年爱玛又收购了爱玛体育的土地、房屋建筑物等资产,此后爱玛体育被注销。这里面的种种操作,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其中是否会存在相关的利益问题?

针对证监会的此次询问,爱玛电动车彼时也并未及时回复,此次的上市也就不了了之。而在此次的招股书中,爱玛电动车所筹集资金的用途多达13个,其中终端店面营销网络升级、电动自行车生产线技术改造以及流动资金的补充是其需要用到资金最多的几个地方,其实从这几点或许也能够看出目前爱玛电动车所面临的问题。

增收不增利,重品牌轻技术

从2016年到2019年1-6月,爱玛电动车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64.44亿元、77.94亿元、89.90亿元和44.56亿元,营收基本处于上升阶段,但其对应的净利润分别是4.49亿元、2.63亿元、4.28亿元和2亿元,未见明显的增长趋势,波动幅度较大。这种增收不增利的“倒挂”现象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来说并不见得是好事。

从报告期内看,爱玛的主营业务分别为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其在2016年度到2019年1-6月分别占总营收比重的99.16%、99.19%、98.90%和98.95%,占比较大。但是受《新国标》实施影响,对电动自行车市场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行业集中度的提高也意味着企业之间的竞争力度将会是强者与强者之间的对决。

在毛利率方面,爱玛电动车的竞争力也低于同行上市企业。从2016年年度到2018年,爱玛电动车的毛利率分别为16.94%、13.05%、13.12%,而行业平均值分别为19.16%、15.07%、15.80%,就这一点来看,爱玛与竞争对手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

一直以来,爱玛电动车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周杰伦作为品牌形象代言人的影响力。曾经爱玛的总经理曾表示“周杰伦一年的品牌价值可以达到20亿元。”的确,明星为爱玛电动车带来的效果是明显的,但爱玛在广告及宣传方面也是真金白银的投入。根据招股书数据,2016年到2018年在该方面的花费分别为1.4亿、2.1亿、2.2亿,而相对应的研发费用却为0.96亿、1.16亿、1.50亿。从这里不难看出,爱玛对技术的研发投入力度不足,而过度注重品牌投入轻视技术生产或许会导致爱玛跟不上市场的发展,消费者对其产品质量的不信任等多方面问题。

历来资本市场的眼睛都是敏感而尖锐的,能否讨好投资者最重要的并不是利用品牌代言人提高知名度进行粉饰,其真实存在的能力和数据才是决定投资者是否投资的关键。而作为电动车行业的头部企业,爱玛显然不能够满足市场应有的期待。

去年2月份爱玛就被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检测出其2018年度流通的电动自行车商品质量检验不合格;随后在北京市市场监督局的电动车抽检中,天津爱玛生产的电动车同样存在不合格的情况;在未上市之前,这些问题或许不会完全被暴露在市场之下,但资本市场就好像一面放大镜,细微的问题都会被显露无疑,更何况质量问题也与消费者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四起尚未了结的以其为被告、诉讼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诉讼案件,分别是1起施工合同纠纷案和3起侵权及交通事故质量纠纷案。值得注意的是,3起侵权及交通事故质量纠纷案中,2起致人死亡、1起致残。

天眼查也显示,爱玛科技的司法风险高达176条,涉及产品瑕疵、冻结、商标侵权、侵权产品等方面。今年11月27日,就有媒体报道称爱玛科技遭遇了专利诉讼,原告浙江一企业近期将爱玛科技等公司诉至杭州中院,后者已于11月26日正式立案,案由为“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

除此之外,经销商也是爱玛科技所隐匿的风险。根据数据限制,截止到2019年6月末,爱玛科技共有经销商超过1900家,经销商的收入占总体收入的90%。但对爱玛科技来说,其与经销商是不同的主体,在实际经营中经销商的控制权较大,如果经销商一旦做了与整体品牌形象不符的行为,将会直接对爱玛科技的经营业绩、品牌美誉度等造成不利的影响。

兜兜转转,爱玛科技终于拿到了上市的入场券,也是成为继新日、雅迪等之后的行业内的第四家上市企业,但如何能够在更新迭代的周期下获取持续向上的动力,如何更好的得到资本的认可,对爱玛电动来说也是一场大考。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郑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