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2021年已半月,A股市场在经历了首周的强势上涨后,第二周表现出波动加大的迹象。其中,机构抱团股的行情波动尤为明显。

机构抱团是否会瓦解随之成为市场热议话题。一般而言,机构资金出于本能追逐优质股票,最终必然形成一定共识,当抱团股价格被推升到一定程度,机构之间也必然会出现一定分歧,从而导致行情的波动与分化。

机构抱团真的已经到了即将瓦解的时候了吗?

机构抱团松动

A股市场中的机构抱团,即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投资范围集中在少数核心公司股票。

据国信证券统计,根据2020年公募基金三季报数据,所有主动管理型权益类基金产品的重仓持股合计涉及约1600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持股市值前100大公司的合计持股市值占全部重仓持股市值比例为66%,前400大重仓持股公司合计市值可以达到93%。换言之,虽然目前A股公司数量已经有4000个,但基金重仓个股基本集中在400只股票中,持股已非常集中。

在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合力之下,少数标的股价往往得以大幅攀升,同时也让机构挣的盆满钵满。据统计,2020年股票型基金与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均超过25%,有84只主动权益类基金收益率超100%。

公募基金良好的赚钱效应下,投资者“炒股不如买基”的声音也日渐高涨。Wind统计显示,2020年公募基金存量规模突破18万亿元,同比增长26%,刷新历史新高。2021年前8个交易日,公募基金发行规模超过2700亿。

2021年以来,沪指7个交易日内接连收复3500点、3600点两大关口,创下5年来新高,但波动性也在加大。

1月14日,A股三大指数集体收跌,沪指跌逾0.9%,深成指跌近2%,创业板指跌逾1.3%,两市成交连续第9日超过万亿元。但从盘面上看,两市上涨个股约2500只,下跌个股仅约1500只,白酒、新能源车、军工等机构抱团板块同步大跌对指数造成了明显拖累。

“抱团行情不会一直延续。”粤开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殷越认为,从近期板块分化来看,一些高位品种已出现资金抱团松动现象,获利资金在退出后选择年报业绩及质地较好的板块,如中字头的股票具备资源优势、行业龙头优势,现金流充裕且前期涨幅不大,在春季行情中其订单也可以预期,成为近期资金涌入的标的。

警惕机构抱团瓦解似乎成为了一种新的市场共识。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显顺甚至认为,当前市场中估值与盈利增速的背离正迅速拉大,A股史上首次蓝筹泡沫已至。

有泡沫就会碎

毋庸置疑的是,有聚就有散,有抱团就有瓦解,有泡沫就会破碎。但在时间与空间等方面,都存在疑问。国信证券指出,A股市场上抱团一直多少都存在,但抱团本身并不是股价未来变化的充分条件。

据兴业证券统计,2003年至今,机构投资者大致经历六轮或有交错的抱团,其中抱团板块四次解散和切换,根源均为板块基本面出现根本性变化:2004年抱团周期,抱团解散源于商品牛市的终结;2009年抱团金融地产,抱团解散源于宏观下行、银行坏账问题凸显;2014年抱团消费,抱团解散源于2012年白酒景气下行和2014年四季度金融异动;2015年抱团科技,抱团解散源于资本市场制度收紧。

兴业证券认为,外部冲击不是抱团解散、切换的根本原因,中长期基本面趋势决定机构配置方向。

“如果持有的是优质股,抱团也未尝不可,只要估值不是非常极端。”银河证券策略分析师曾万平认为,关键是公司能否高品质成长,而不是别人是否去抱团。

曾万平认为,所谓抱团整体结束和牛市结束的证据尚不明显。目前热门赛道估值偏高,但是更重要的是,资金加速配置股市、外资流入、中国经济复苏、政策利好股市等基本面和资金面趋势未变,“基金”成为热搜词,股市可能阶段性回调,但谈牛市结束为时尚早。

喊出“A股史上首次蓝筹泡沫”的陈显顺认为,蓝筹股泡沫是风险偏好低位、宏观流动性不急转弯、微观交易流动性超预期三维共振的结果。不过,他同时认为,短期继续享受泡沫的可能性较大,春节前出现拐点的概率极低。但只要是泡沫,终将会消散。

结构性机会仍存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机构抱团是否出现分歧乃至瓦解,这并不意味着机构的撤退。对于市场整体而言,结构性机会依然存在。

前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抱团行情进入震荡期,但抱团共识仍在,主力开始分化,会进入不同的板块。他同时表示,宏观经济环境虽然向好,但因疫情反扑,预计1月20日前后市场可能会继续震荡,春节前后会下行。

粤开证券研究院负责人康崇利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龙头抱团的情况大概率得以延续,指数或维持高位震荡的结构性行情。目前市场流动性整体较为充裕,外围不确定性落地带来市场风险偏好提升,叠加年报和一季度的业绩有望改善,以及“十四五”政策催化,预计春季躁动行情将会延续。

在配置方面,粤开证券认为,机构调仓换股或更关注科技板块超跌后的投资机会,尤其是部分科技股自2020年7月回调以来已处于低位,且业绩确定性较高,可关注科技板块反弹机会;另一方面,可关注高股息率、高业绩稳定性且低估的中字头、银行、保险和公用事业等板块,注意防控业绩踩雷的风险。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陈雳分析认为,随着沪指突破3600点,市场整体较为强势,北向资金持续净流入,新发基金方面也保持高位,市场整体资金充裕,流动性较好,短期建议业绩确定性较高同时前期涨幅较小的行业龙头企业。

不过,随着沪指攀升至5年高位,市场风险也不言而喻。曾万平建议,要重视牛市下半场的风险,适当调低投资收益率预期。他认为,春季躁动是一个定义不是很明确的流行概念,2021年春季躁动的回报率会低于2020和2019年度的春季躁动,最重要的原因是有潜力的光伏、新能源、半导体、白酒等热门板块已经被充分发掘,估值偏高,部分品种基本面难以匹配高估值。

本报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