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黄金的价格一路从年初的347元/克最高涨至449元/克,后在2020年8月份有所回落,目前,黄金的价格维持在385元/克上下。受金价上涨的利好,周大生(002867.SZ)素金产品的毛利及品牌使用费拉升了公司的整体毛利额。

周大生品牌使用费的收款对象为线下加盟商,公司超过50%的营收源于向加盟商收取的加盟费及产品差价。对比周大生的可观业绩,加盟商的日子则相对难过。2020年三季度,周大生的加盟店关闭了306家,降幅同比去年增长了一倍。周大生自营店的经营情况也不乐观,门店净增减数量常年为负。线下自营业务营收同比下滑41%。

不同于线下业务的惨淡光景,周大生的线上业务欣欣向荣,同期营收同比增长了104%,周大生在财报中解释称系“更加重视电商渠道的发展”所致。但《投资者网》却发现,公司同款商品,线上价格比线下便宜了超过一半,在此局面下,线上会轻易掠夺线下渠道的市场份额,而线上旗舰店是公司的自营店,线下自营店的盈亏由公司承担,那自负盈亏的加盟商们该作何举措?周大生下调商品在线上的售价时,是否考虑过加盟商的利益?对此,周大生回应《投资者网》称,网络平台购物因为缺少门店人员面对面的服务和卖场体验,价格会更实惠一些,这是消费者所认可的。周大生坚持与加盟商互利共赢的经营理念,“而且加盟店是我们渠道的主体,维护好加盟商加盟店的利益更符合公司的利益。”

有部分同款商品价差50%

周大生的主要产品包括钻石镶嵌首饰及素金首饰,产品面向中高端市场。目前的销售渠道包括自营和加盟。自营渠道包括线上旗舰店及线下自营专柜、门店,而加盟则只限于线下门店。

近几个月,周大生频频被消费者投诉存在价格乱象。

2020年12月20日,消费者李玉(化名)在黑猫投诉上称,其于12月19日在海南三亚吉阳区某周大生专柜购买了一款环游寻梦金Au750钻石项链,金重0.487克,购买价格为1668元。而后李玉在周大生天猫旗舰店发现同款商品折后1194元,前后价差28%。

图片来源:李玉提供

《投资者网》根据李玉提供的产品图片及型号,确在周大生天猫旗舰店上搜索到了同款商品,该商品在2021年1月30日的券后售价为1345元,不同之处在于,天猫旗舰店售卖的商品克重约1克。

图片来源:周大生天猫旗舰店

李玉的经历并非孤例。

2020年12月10日,消费者张林(化名)在黑猫投诉上表示,其在重庆市黔江区城东街道某周大生珠宝专卖店购买了一款足金项链,购买价格为3442元,晚上便发现周大生天猫旗舰店该款商品的售价为2504元,且总质量比实体店还重了1.5g,但价格却便宜了938元。“如果说是天猫旗舰店的双十二活动,那我在门店同一天时间购买,前后不过几小时,店铺告知我没有任何优惠活动,可天猫旗舰店有表明,线下门店和天猫旗舰店同步。这不是欺骗消费者吗?”张林在投诉内容里如是质疑。

目前,李玉及张林的这两条投诉,在周大生回应后投诉进度显示已完成。但也有消费者诉求未被周大生受理。譬如消费者王欣。

根据投诉内容,王欣(化名)于2020年11月21日购买了一款金Au750钻石手链,主石为0.04ct,金重为1.028g,购买价格为2498元,购买门店为江苏省南京是江宁区某周大生专柜。但在两周后,王欣发现该款商品在周大生官方旗舰店仅售1186元,比其购买价格便宜了52%。对此投诉。周大生在12月14日在黑猫投诉上回应王欣“已收到材料并转交给售后,会与门店沟通并在1-2天内安排专人联系”,但王欣在12月18日补充投诉称“联系柜姐也不帮我解决,后台也没人联系我说怎么处理”。

图片来源:王欣提供

王欣购买的这款金Au750钻石手链镶嵌的钻石为0.04ct,即0.04克拉,《投资者网》发现该款商品在周大生天猫旗舰店上亦有在售,截至2021年1月30日,主钻分数为4.3分(0.043克拉)的18cm18k白金/玫瑰金手链原价2121元,其中,白金手链参与了促销活动,券后售价为1590元。但区别在于,天猫旗舰店售卖的商品克重约0.9克,而王欣购买的商品相比其重了0.128g,而王欣购买当日的金价约391元/克,价值50元的金价差额,何以就能产生52%的货款差价?且天猫旗舰店的商品在克拉数上相比王欣所购还重了0.003克拉。

对于价差问题,周大生回应《投资者网》称,公司线上线下通用产品的定价方式是保持一致的。但因为珠宝产品受贵金属和钻石材料影响,成本本身有差异,再者平台促销时会叠加优惠,可能会产生极个别产品售价和门店差异较大的现象。

截至2021年1月30日,黑猫投诉上有关周大生的投诉结果达173条,投诉内容除了“线上线下价格差异大”外,还包含“套路消费”、“黄金1018元/克”、“商品质量不好”、“不予开发票”等。

超50%的营收倚赖加盟业务

《投资者网》观察到,目前周大生天猫旗舰店商品的折扣在5-8折,公司线上门店可以通过实惠和便利赢得商机,那么,营业成本相对较大的线下自营及加盟门店经营情况分别如何呢?

周大生加盟店内的商品定价与自营线下店一致。二者的区别在于,公司对自营店的产品和经营拥有控制权和所有权,享有店面产生的利润,同时承担店面发生的所有费用和开支。而加盟店在缴纳加盟费及品牌使用费等费用后,其人员、资金、财务、经营和管理均独立于公司。

根据周大生财报,2020年上半年,公司新增的自营门店及加盟门店分别为4家、145家,分别新增营业面积267平方米、1.5万平方米,分别新增营收140万元、1.1亿元,按照坪效来算,自营门店及加盟门店的坪效分别为5243元、7653元,自营业务拥有供货成本低、无加盟费优势,为何自营门店的坪效比加盟门店还低?对此,周大生回应《投资者网》称,“自营营收是门店零售额,加盟营收是加盟店首批铺货、日常进货和管理服务费用。”但从公司的回答来看,加盟业务收取的加盟费、产品差价、品牌使用费等,虽然为周大生贡献了更多的营收,但显然也造成了加盟商更大的负担,从线下门店的大举溃退来说,加盟门店的金饰零售业务似乎难以盈利。

2020年三季度,公司累计营收33亿元,同比下降12%。其中,自营线下、自营线上、加盟业务分别营收5亿元、7亿元、19亿元,分别占比15%、20%、59%。一直以来,加盟业务都是公司的营收大头。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周大生自营线下的营收分别为10亿元、11亿元、10亿元、3亿元,分别占比26%、23%、20%、19%;自营线上的营收分别为28亿元、3.4亿元、5亿元、3.8亿元,分别占比7%、7%、9%、23%;加盟业务的营收则分别为24亿、32亿元、36亿元、8.5亿元,分别占比63%、66%、66%、51%。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周大生的自营线下业务近4年都处于营收滞涨的状态,且在2020年已被线上业务赶超。另外,公司的线下自营店近几年也是关店不断,2016年至今,线下自营门店的净增减量除了在2018年为正外,其他年份均为负数。此外,营业成本相对高昂的加盟店同样也难言乐观。近三年公司加盟店的关店数量持续增加,累计关店775家。

在加盟模式中,公司的经营能力至关重要,而存货周转率是经营能力的核心指标,它反应的是经营效率。2017年-2019年,周大生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38、1.37、1.34,而同期周生生(00116.HK)则为1.8、1.9、1.58,同期老凤祥(600612.SH)则为4.99、4.99、4.47。

虽然公司的加盟店频频关闭,但仍有新的加盟商入局,2020年三季度,虽然公司的加盟店减少了306家,但新增的加盟店达341家,而随着公司开始发力线上业务,二者是否会形成左右手互博的局面?对此,周大生回应《投资者网》称,线上销售产品和门店产品规划本来就有很大区分,无论是产品款式上还是价位上,更多的是存在互补性,更加方便消费者在线上和线下选择和交易。而线上线下融合是新零售发展的趋势,其线上业务也担负宣传品牌、推广产品、培养潜在客户、引流终端的责任。(思维财经出品)
《投资者网》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