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被华尔街投资机构做空的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ME)的股票一个月被散户投资者推高了1620%,其他做空目标公司的股价也被成倍推高,而位于赌注另一端的对冲基金则损失上百亿美元;在社交网站带动的狂热情绪引导下,大宗商品市场接力“游戏驿站”的场景。伦敦现货白银价格在1日上演单边上涨,跳涨逾10%,最高触及30美元/盎司水上方,刷新八年高位,第二天出现回调。白银零售网站也纷纷表示已被大量的银条和银需求所淹没。

来的国际金融市场上,GME逼空、大战华尔街空头、白银起义等消息铺天盖地,而其中,散户二字频频出现。金融市场似乎正在经历“散户时刻”,其冲击对象则是华尔街大佬。

在市场成为震中的情况下,散户的进攻首先遭到了原先以支持散户无限制交易为招揽手段的在线券商“罗宾汉”(Robinhood)和其他一些交易台的釜底抽薪。这些台以市场“极端波动”为理由限制散户对GME的相关交易,此后又将限制交易的股票名单扩大,引发被逼空股票大跌。这一行为引致散户的愤怒。

凡此种种使人联想起十年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据记载,当时示威者聚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试图占领华尔街,有人甚至带了帐篷,表示要长期坚持下去。此后,运动又蔓延到首都华盛顿,进而扩展到全美,一度演变为流血冲突。运动的矛头指向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

分析人士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华尔街做空机构大赚特赚,而大量的失业造成美国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这次逼空爆炒是民粹主义情绪在金融领域的折射。这种观点不无理由,多空大战显然是对美式金融体系和经济制度投下的一次不信任票。但不尽然。

对冲基金本为抵消风险,减轻损失而设。不过,从对冲到套利,历史上,对冲基金成功阻击东南亚经济,也留下了恶名。

无论是股市逼空还是白银起义,无论是逼空爆炒,还是对冲基金狙击,无论是散户时刻,还是机构反扑,从其本质上无不可以被认为是某一种力量试图干扰金融市场,并借此牟利的行为。博弈本身仍是利益重新分配在进行主导,金融自由旗号背后的行为动机本身难以正义而论。

炒股票和大宗商品市场单边上涨的行情和对象本身基本面的关联度极小,风险资产的剧烈波动也放大了投资者的风险。在逼空爆炒后,美股一度遭遇去年10月以来最糟糕表现,道琼斯工业股票均价格指数出现了自去年12月14日以来首次收于30000点以下,此后出现回升。

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多空博弈是常见现象。在当前的美股市场,从股市的稳定上升完全无法看到在全球范围内面对的失业和破产形势,投资惯于从资金充裕的市场中逢低买入。多空力量较量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此次逼空事件背后并非完全是散户行为,而是掺杂了多空机构之间的辗轧。

在这场完全脱离了基本面,成为多空对赌的大战中,散户一度让知名的对冲基金遭到惨重损失。但谁成为了最大赢家?报道显示,诸如Virtu Financial、Citadel Securities、Susquehanna和Two Sigma这样的高频做市商将成为这场运动的持久赢家;期权结算公司的数据显示,这段时间的期权交易量较一年前同期增长了62%;证券经纪商也在这轮行情中受益,毕竟高频交易商要向经纪商支付费用。至于散户们赢了多少还需观察。

这场大战已经惊动了监管层。一些业内人士开始担心这些在“理论上是可以破坏整个系统的”系统风险。高盛预测,目前散户抱团逼空的行为还会继续,处于高位的美国家庭储蓄使散户投资者弹药充足。如果逼空行情继续,那么美股将岌岌可危。一些机构认为,如果战火延伸到债市,对市场和经济的伤害可能呈几何级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