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有消息称,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水果零售商,原计划登陆港股的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园”)日前已敲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作为定位于中高端精品水果超市,百果园发展至今,在全国已有4000多家门店,5300多万会员,已成为国内最大水果连锁品牌之一,其创始人余惠勇也被业内成为“水果大王”。

不过随着百果园上市消息的传出,市场对其未来发展前景的看法存在诸多争议。据悉,跟目前风口之上的生鲜电商相比,百果园的核心产品仅以水果为主,产品比较单一,并存在盈利能力不足等问题。

上市之路再生变,行业内面临强敌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果园是一家集果品生产、贸易、零售为一体的水果专营企业,隶属于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法定代表人为余惠勇。

2015年,百果园A轮融资主投资方天图投资曾对外公开表示,预计百果园将于3至5年内上市;2019年,百果园总经理徐艳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百果园在考虑上市。

不过时间来到直到2020年,百果园的上市计划才终于提上日程。2020年4月,百果园完成股份制改革,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6月1日,百果园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拟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并在9月10日收到了证监会的核准,不过在距离文件公示两个月后,百果园却“转头”将目光瞄向A股。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创业板改革后,制度灵活以及估值比率远高于港股。百果园转战A股或与此有关。此外,在注册制下,市场融资环境比较宽松,在这个时间点推动上市,也便于早期投资方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4月,百果园最强对手鲜丰水果已完成A股上市第一期辅导工作,两者抢夺“水果行业第一股”大战早已悄然打响。

与百果园相比,鲜丰水果有一定的扩张优势。其所在的华东市场比百果园所在的华西市场体量更大,江浙一带消费更强,更适合扩张。不只是消费能力,鲜丰水果可以共用苏州的供应链以提高效率,并能在华东城市群产生规模效应。

有业内人士称,百果园本次启动IPO,一方面是需要在资本市场上变现以满足投资人的回报要求,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融资来使其快速扩张的模式持续下去。

“万店计划”落空,面临巨头降维打击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百果园目前共融资8轮,最新一轮融资时间为2020年3月9日,交易对手为招商局资本和前海母基金

在融资的同时,百果园也在加速扩张,先是在2015-2016年先后并购了连锁超市果多美、收购生鲜O2O台一米鲜。此外,2014年到2020年百果园线下实体店数量增加了3000多家,无论是并购还是扩张,这都需要大笔资金支持。

截至2020年末,百果园的终端门店数已超过4600家,一体化会员数超7000万,线上线下全渠道服务人次超2亿。

百果园飞速发展时期,百果园创始人余惠勇曾提出过“万店计划”,目标在2020年全国范围内门店数量达到一万,并且年销售额要达到400亿元。

如今2020年已过,百果园门店完成度、年销售额目标均未过半,这是否说明百果园的发展后劲不足或低于预期呢?

虽然有了体量和规模的优势,但其盈利问题却一直令人担忧。2019年9月,百果园创始人、董事长余惠勇曾对外坦言:“我不是幸运的,连续亏了七年,这七年非常难熬,中间有多少次简直是内心的煎熬。”

一方面水果天然地是易腐品,冷链运输的成本不但高,且在物流过程中会产生很大的损耗,国内水果的成果率通常只有50%—60%,运输损耗则往往高达30%。这对企业的前端营销策略和后端生产运输管理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另一方面,虽然百果园并购了一米鲜后重点布局线上电商台,但线上经营也困难重重,有业内人士认为,作为普通水果店的升级版,百果园、鲜丰水果等水果零售企业,不仅自身行业竞争激烈,其市场空间还将被盒马鲜生、永辉生活及每日优鲜等电商台瓜分。

而且由于百果园几乎只卖水果,缺乏来自其他业务的协同效应,这使得水果零售中诸多问题带来的成本难以被覆盖或转嫁,在巨头的组合拳面前,颇显被动。

加速布局生鲜领域,竞争激烈突围不易

去年受疫情影响,线上生鲜电商台再度兴起,各个台也进入该领域进行布局。百果园与不例外,随即宣布跨界卖菜。

在内部成立了“百日攻坚战”小组,希望在2―4月份这100天时间内,提高蔬菜渗透率,即确保会员里面至少有20%的用户体验过蔬菜业务。

百果园或许想趁疫情的特殊时机,加速布局生鲜领域。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市场已经有四千多家生鲜电商台涌入这一行业,可以肯定的是,最后活下来的只会是极少数,大多数玩家还是要面临行业洗牌的危机,百果园想在生鲜领域逆势谋突围也并非易事。

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生鲜电商市场发展迅速,预计未来三年,我国生鲜电商行业仍会保持年均35%的增长率。

正是因为这样的行业共识,新零售生鲜成为各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其中,不乏有国内互联网巨头和一线投资机构布局,例如阿里、腾讯、京东、苏宁等各互联网大厂相继布局;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美团买菜、永辉等大量生鲜玩家攻城略地。

在国内生鲜新零售行业格局被互联网巨头们牢牢把持的背景下,百果园竞争压力可想而知。此外,在疫情缓或结束后,生鲜台的活跃用户也将有所下降,回归常态后,马太效应也会随之凸显,生鲜台头部格局的地位会加速确定。

在这种情况下,百果园如果想要突围而出,实现门店和品类的双重扩张,就必须要在资本、技术、线上等劣势领域进行巨额的持续投入。但就此前百果园此前推出的一米鲜、百果鲜享、熊猫大鲜等线上业务来看,市场反应并不高。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