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月10日(除夕前一天)一口气发布17张罚单之后,3月3日,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银行”,6199.HK)又有罚单被公布。截至3月9日,该行在2021年开年以来被罚金额合计500万。

作为贵州省首家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的金融机构,目前贵州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自2019年底上市以来,贵州银行股价一直在发行价上下浮动,这与其“不温不火”的基本面不无关系。

就上述相关问题,《投资者网》曾致函贵州银行,银行方面未予回复,而邮件收条中显示的两个电话,1个拨打并未接通,1个提示“电话号码不存在”。

增收不增利

资料显示,贵州银行成立于2012年10月,总部位于贵州省贵阳市,是在遵义市商业银行、六盘水市商业银行、安顺市商业银行3家城商行的基础上合并重组设立,2019年12月30日在港股上市。2020年11月30日,贵州银行正式宣布采纳赤道原则,成为国内第六家赤道银行。

作为贵州省首家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的金融机构,目前贵州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贵州银行股价一直在发行价上下浮动,截至2021年3月9日收盘,贵州银行收盘价2.39港元/股,低于2.48港元/股的发行价。

不仅股市表现不温不火,从贵州银行的财报数据来看,其经营业绩基本面也难言乐观。

据Wind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贵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3.24亿元,同比增长6.2%;归母净利润26.12亿元,同比下滑2.25%,而总部同样位于贵阳的贵阳银行,同期营收117.05亿元,同比增长8.18%,归母净利润42.65亿元,同比微降0.96%。

无论从营收和净利润数值,以及同比增速方面,贵州银行都逊色于后者。

另外,就资产质量方面,由于披露信息有限,2020年三季度相关数据暂无法获知,以2020年6月末数据参考,尽管贵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了0.02个百分点至1.16%,然而其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增幅较大。

2020年上半年末,贵州银行关注类贷款余额16.33亿元,相比2019年末增长16.67%;次级类贷款余额18.38亿元,增长10.06%。同时,逾期贷款也有所攀升。3个月以内及3个月以上,1年以内的逾期贷款相比2019年末分别增长116.61%和76.64%;而3年以上逾期贷款已翻倍。

行业人士吴洪君表示,“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的增长,通常意味着未来不良上升风险加大。”

另外,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贵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6%、11.66%、13.74%、较年初分别下降0.64、0.64、0.71个百分点。

虽然三个资本充足指标均满足监管要求,然而下降幅度较大,风险抵补能力有所下降。

开年已被罚500万

官网显示,该行“高度重视公司治理,不断提高治理水,健全了务实有效的制度体系,狠抓制度落实,确保全行规范运转,推动公司治理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 该行制定的2018至2022年五年发展战略规划中,以成为“西部地区首屈一指的银行”为愿景。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部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曹明弟表示,“对于已经加入赤道原则的银行来说,要不断完善内部制度建设,强化贷款‘三查’,将‘赤道原则’融入到授信管理的各个环节之中。”

然而,据银保监会官网信息,2021年以来,作为“全国第六家赤道银行”的贵州银行收到多张罚单,反映其内部制度建设和管控的诸多问题。

截至3月9日公布的罚单,贵州银行被罚款金额500万元,违规内容不乏监管部门长期高压监管的领域,比如信贷资金明确且合法用途,不得流入房地产及证券市场等。其中,只在2月10日发布的就有17张罚单之多,违规内容涉及多项业务,包括关联交易、同业授信、理财产品、个人消费贷款、股权管理、委外贷款、信贷资金被挪用、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等(见下表)。

在上述处罚当中,包括该行原董事长李志明等在内的10多名相关责任人,也被处以5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罚款。

对于上表中“做出处罚决定的日期”和“发布时间”的差异,资深银行从业人士吴洪君告诉《投资者网》,“处罚之后第一时间通知被处罚方,对于较重的处罚,后续需要继续调查,复核等一系列程序,最后于官网公布。”

值得关注的是,《六银保监罚决字〔2021〕1号》显示的这张罚单(见下图),信贷资金借道“置换股东借款”流入房开企业,直指2021年开年以来的重点监管领域-严防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

2020年末,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通知,对银行涉房类贷款占比做出限制。目前已有上海和北京两地银保监局发出通知,表示将聚焦个人住房信贷管理问题,严防经营贷款等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未来需要更多的地方监管部门对资金“变脸”进入楼市予以重视,对该类违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

在此背景下,贵州银行因这一违规事项被罚引起市场的格外重视,对于银行方面有无进一步复盘和整改措施,《投资者网》专门致函贵州银行,但未收到该行回复。

高管被罚董事长离任

在2月份密集收到罚单前,对贵州银行“逆程序调整内部机构设置问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原董事长李志明刚刚辞任。

1月28日,贵州银行公告称,贵州银行董事会收到本行董事长、执行董事李志明的辞任函。因贵州省政府工作安排,李志明申请辞去本行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项下之授权代表以及在本行担任的其他一切职务。辞任公告中,贵州银行董事会表达了对李志明任期成绩的肯定和谢意,表示其为该行改革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公开资料显示,从1982年3月至2011年1月,李志明一直在湖北地区的农行工作,之后陆续担任深圳发展银行武汉分行行长助理、湖北银行副行长等职,2018年正式成为贵州银行董事长。

在贵州银行掌舵期间,李志明推动该行实现香港上市。李志明曾表示,“赴港上市引入的更强大市场力量与更严格监管标准,是打造监管放心、股东信赖、市场认可、客户满意的合格上市银行的重要体制保障。”

而据公告,其离任后,该行现任行长许安暂为履行相关职责,身兼两职,面对2021年开年以来的多张罚单,以及每张罚单对应的违规情况和违规个人,有无进行专项整治,整改的计划和目前的执行情况,《投资者网》致函贵州银行,亦未收到银行方面的答复。

一边是不温不火的业绩基本盘,一边是开年“扎堆而至”的罚单。如何查漏补缺、精进风控,真正做到“监管放心、股东信赖、市场认可、客户满意”,成为“西部地区首屈一指的银行”,是摆在贵州银行新的管理团队面前的挑战。(思维财经出品)《投资者网》 丁琬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