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泸州老窖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与其他企业联合打造的“云享定——白酒定制产业孵化创新台”正式上线。该台依托线上商城,整合白酒供应链上下游资源,面向有需求的用户提供集白酒设计、生产、罐装、包装、仓储物流于一体的个化在线定制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汾酒集团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也于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据了解,华为未来将深度参与到汾酒全面深化改革中,与汾酒集团共同打造“智慧汾酒”。贵州茅台在去年4月,也曾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慧茅台”等多领域展开合作,充分发挥茅台在白酒领域的积累和华为在ICT领域的技术优势,进一步推动白酒行业数字化转型发展。

白酒行业竞争逐渐加剧,而数字化战场的硝,早在2019年就已开始。最先转战数字化并开始布局的,是一线白酒企业。以贵州茅台、五粮液为首的白酒企业,纷纷对生产、管理、销售各个环节进行数字化改革和提升。

业内人士表示,白酒数字化风潮,在头部企业的带动下,逐渐向商业端传导。而在2020年,数字化已被全行业认可。数字化是中国酒业下一轮竞争的制高点,数字化是有先发优势的,谁先布局,谁就有可能率先抢占高点。

北京酒类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程万松进一步表示,白酒数字化其实早就开始,只不过在2019年有过一次节点的突破。数字化本质上是一种工具,它协助企业更好地做好营销创新,所以不是上了数字化就会一劳永逸。相反,需要企业快速配套升级营销水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其中,数字产业化增加值达7.1万亿元,同比增长11.1%。产业数字化增加值约为28.8万亿元,服务业、工业、农业的数字经济渗透率分别达到37.8%、19.5%和8.2%。数字化时代已悄然来临,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也已成为趋势。

随着白酒行业竞争加剧,谁先找到新出路,谁就可以抢占先机。但酒业数字化不仅要实现产品数字化,还要实现渠道数字化、终端数字化、消费者数字化,贯穿整个产业链,对企业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程万松表示,数字化作为一种工具,首先是要运营好用户。比如,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了解其静态、动态的信息,并根据用户与品牌链接的不同程度进行分类。其次是与用户建立链接,进而研发适销对路的产品。最后则是对传统的数字化进行升级,通过数字化提高营销效能,通过精准数据实现理决策,提高投入产出比。

事实上,白酒行业发展至今,行业“马太效应”已逐渐凸显。而企业在使用数字化工具时,所需投入的工作量是海量的。有大量的基础工作和日常工作需要处理,而中小企业并不具备相应的人力、财力。更重要的是,在数据量不大的情况下,独立的数字化营销可谓是举步维艰。

程万松表示,白酒市场两极分化是产业升级的必然结果,而数字化只是助推和加速了这一进程而已。(记者 赵述评 翟枫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