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对海洋产业的看好,海兰信(300065.SZ)获得海南国资出手收购部分股权。

公告披露,海兰信的控股股东、实控人申万秋与公司第三大股东魏法军,计划向海南海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海钢”)合计转让公司31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612%。转让价格相较于协议签署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折价20%,交易总价约为2.59亿元。

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海南海钢将成为海兰信第二大股东。目前,海南海钢还是海南矿业(601969.SH)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34%。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作为国内海洋及航海传感器领域的领先公司,海兰信的定位与海南大力发展智慧海洋和数字经济的计划相契合。

但需要注意的是,年来不断通过收购扩大产业规模的海兰信,业绩却未能得到提升。2018年以来,公司已连续三年半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下降。特别是在疫情影响下,公司此前大力收购的海兰劳雷首次出现业绩承诺不达标的情况,使得三年业绩完成率仅为89.53%。

如果海兰劳雷业绩持续未能恢复,海兰信现存的3亿元商誉将存在减值的可能。

海南海钢2.59亿受让5%股权

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海兰信的控股股东、实控人申万秋与股东魏法军拟向海南海钢合计转让公司31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612%。

魏法军原与申万秋同为海兰信的实控人。在公司2010年上市后,二人于2012年续签一致行动合作协议,但在2014年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和对上市公司的共同控制关系,彼时公司认定为无实控人的状态。

直至2016年初,海兰信实施重组,购买申万秋及其控制的上海言盛所持海兰劳雷100%股权。由此,申万秋与上海言盛作为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提升,申万秋单独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

目前,申万秋和魏法军分别持有海兰信1.15亿股、1267.1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7627%、2.0687%,为公司第一和第三大股东,海南海钢未持有公司股份。

本次交易中,二人将分别转让2873.07万股、226.93万股。交易完成后,申万秋持有股份数量为8619.2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072%,全部为高管锁定股。魏法军持股比例下降至1.6982%,而海南海钢将直接持有海兰信3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612%,持续比例仅次于申万秋,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本次股权转让交易价格较海兰信二级市场股价折价不少。公告显示,上述股份转让协议于8月31日签署,转让价格为协议签署前一个交易日海兰信收盘价格10.43元/股的8折,即8.35元/股,对应股份转让价格合计约为2.59亿元。

接盘方海南海钢为海南国资公司,海南省国资委以及海南省财政厅分别持有其90%、10%股份。目前,海南海钢还是海南矿业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34%。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海兰信的控股股东、实控人,申万秋同时作出承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维护投资者利益,除以上股份转让交易之外,申万秋自即日起三年内不减持公司股份,包括承诺期间所持股份因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派送股票红利、配股、增发等事项新增的股份。

连续三年半扣非净利润下降

海南国资将海兰信作为投资收购标的,主要是出于大力发展智慧海洋和数字信息经济的考量。

据了解,海兰信创立于2001年,专注于海洋观探测和智能航海领域,公司自主掌握船舶电子产品和航海智能化的核心技术。

海兰信披露,海南目前正处于全力打造自贸港的关键时期,几年海南国资的软硬实力均得到了飞速提升,对海洋科技产业的未来发展长期坚定看好。

此次协议转让将继续有助于科技赋能海南高质量发展,促进海南大力发展智慧海洋和数字经济,同时对公司在海底数据中心(UDC)、雷达网、嘟嘟出海娱乐引擎等多方面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引入海南国资股东之前,今年4月,海兰信与海南省工信厅、海南信投签署落地海南战略协议;5月,分别与海南省国资委、海南信投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标志着全球首个商用海底数据中心示范项目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但长江商报记者同时也注意到,年来海兰信通过多次收购扩大产业,但整体经营业绩却在走下坡路。

2010年上市后,次年海兰信就出现业绩下降,2012年首次发生亏损。随后公司很快扭亏为盈,2015年重组收购海兰劳雷使得业绩快速拉升,2018年公司继续发起收购,使得2018年达到上市后的业绩最高点。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海兰信的营业收入由3.59亿元增长至7.7亿元,净利润则由1188.72万元增长至1.06亿元。

2019年和2020年,海兰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11亿元、8.71亿元,同比增长5.53%、7.37%;净利润9328.67万元、5712.77万元,同比减少11.72%、38.76%。其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连续三年下降,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8087.66万元、7134.04万元、2772.12万元,同比减少6.11%、11.79%、61.14%。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首次并购海兰劳雷时,交易对手方承诺,2015年至2017年,标的每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840万元、3200万元、3360万元。各年度,海兰劳雷的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17.87%、113.64%、161.01%,顺利完成了三年的业绩承诺。

2018年,海兰信继续发起收购,实现对劳雷产业的全控,交易对手方则承诺,2018年至2020年,海兰劳雷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929.91万元、10163.27万元、11072万元。

疫情的影响下,海兰劳雷这一次并未能如期完成业绩承诺。各年度,海兰劳雷业绩承诺率分别为106.65%、104.13%、62.33%,合计为89.53%。

而因并购海兰劳雷,截至2020年末,海兰信账面商誉超过3亿元,占公司期末总资产的比例约为10%。如果海兰劳雷业绩持续不达预期,则存在商誉减值的可能,直接影响到海兰信的业绩。

今年以来海兰信业绩有所改善。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4亿元,同比增长32.03%;净利润713.07万元,同比增长119.08%;扣非净利润为-1060.19万元,同比减少18.89%。

其中,第二季度,海兰信实现营业收入2.53亿元,同比增长47.27%;净利润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786.09万元、2305.88万元,同比增长100.05%、163.56%。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