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晚,深陷债务泥淖的华夏幸福发布公告,因控股股东华夏控股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强制执行,导致持股比例下降,原第二大股东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被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华夏幸福表示,此举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化,因华夏控股仍控制董事会且安人寿方面已出具说明函,无意谋求控股股东或实控人地位。

中国安旗下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分两次获得华夏幸福25.2%的股权。今年2月华夏幸福公告暴雷,截至目前债务违约900亿元。受华夏幸福拖累,中国安今年中报计提减值损失359亿元,导致净利润下滑15%,股价亦跌跌不休。

炒股炒成大股东”

根据华夏幸福这份《关于股东权益变动暨第一大股东变更的提示公告》,其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可交换债券的受托管理人、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和融资融券业务中的金融机构根据相关约定对华夏控股持有的公司股票执行了强制处置程序,导致华夏控股持股比例被动下降。

具体来看,相关金融机构于2021年8月23 日至2021年9月8日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强制处置华夏控股持有的35194300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0.90%。

持股比例这一微小的变化,却带来公司第一大股东易主:本次权益变动后,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变更为 24.92%,低于安人寿及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25.19%。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网友更是炸锅。不少网友表示这是典型的炒股炒成了第一大股东,有人则调侃“安地产来了”,也有人表示第一大股东都换了,华夏幸福应该改名成“华夏幸福安”。

华夏幸福提醒,后续上述金融机构仍有可能继续执行强制程序,导致华夏控股被动减持,而减持的股份数量、减持时间、减持价格存在不确定,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控制权维持不变

今年中报,中国安是以长期股权投资的方式对华夏幸福的投资进行入账。

而随着安方面晋升第一大股东,有股民担心中国安是否需要对华夏幸福合并报表,如此将带来中国安财务报表进一步恶化。

今年半年报来看,华夏幸福有4000亿的负债,而公司货资金余额仅139.8亿元,其中可动用资金更只有可怜的7.34亿元。截至2021年9月4日,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78.99亿元。

不过,此次第一大股东变更并不会带来控制权的变化。

华夏幸福称,鉴于如下情形,公司认定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华夏控股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王文学作为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1)公司目前的9名董事会成员中,6 名非独立董事中的4名为华夏控股提名,3名独立董事均为华夏控股推荐、董事会提名,华夏控股推荐和提名的董事占董事会成员的多数。

(2)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已出具《说明函》,说明其无意愿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安提名的只有两名董事,不足三分之一;安亦未向华夏幸福派驻高级管理人员。

安人寿也第一时间回应称,根据华夏幸福的相关公告,虽然华夏幸福的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化,但华夏幸福的实际控制人保持不变,安人寿不是华夏幸福的实际控制人,作为华夏幸福的财务投资者的质保持不变,公司也将继续积极参与债委会的相关工作。

中国安中报计提359亿减值

中国安对华夏幸福的投资始于2018年7月,彼时安资管与华夏控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华夏控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安资管转让5.82亿股华夏幸福股份,占总股本的19.7%,转让价款共计137.7亿元。

2019年1月31日,安资管又与华夏控股、王文学共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获得华夏幸福1.71亿股股份,转让价款共计42亿元。本次权益变动后,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安资管受托管理资金合计持股 7.58亿股,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25.25%

这笔投资一开始市场争议就颇多,因2018年7月中国安进入时,华夏控股和实控人王文学就已经出现资金链紧张的情况,此后其在金融市场的融资动作也一直比较频繁。

终于在2021年2月1日,华夏幸福首次公告暴雷,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涉及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随后华夏幸福债务逾期公告密集出现,几乎是每两周一次,至9月3日累计发出13份债务违约公告,最新逾期未还债务879亿元。

受华夏幸福拖累,中国安今年一季报对华夏幸福相关投资资产进行减值计提及估值调整额为182亿元。今年中报对华夏幸福相关投资资产进行减值计提、估值调整及其他权益调整金额上升到359亿元。这对中国安税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为208亿元,对税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营运利润影响金额为61亿元,最终今年中报中国安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0.05亿元,同比下降15.5%。

今年以来中国安股价持续下跌,最高跌幅超过40%。而中国安也在8月26日发布中报后宣布最高百亿的回购计划,随后“公司回购+高管增持”密集行动,截至9月9日晚合计购买金额已经超过29亿元,但目前来看对股价的提振作用并不明显。(见记者 南深)